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府工作 > 调查研究
四面环水荷叶地 河网密织水润城——关于强化城区水环境整治的调研思考
发布日期:2017-08-04 来源:政府办 浏览次数: 作者:执 笔:赵 康 字号:[ ]

  兴化市地处江淮之间,里下河腹部地区,中心城区十水汇城,河网密布,四面环水、城浮水上,恰如一荷秀出,俗称“荷叶地”。作为一个以水为魂、拥水入怀的城市,如何塑造水特色,做足水文章,理好城中水,建好水中城,对此我们走访了基层群众和有关部门,提出一些建议和思索。

  水城的“水”现状

  兴化是一个缘水而来、因水而生的里下河水乡城市,长江、淮河的泥沙在此沉积,形成陆地;战国时期,楚国的昭阳大将军来此开发,围海造田,浚河取土,成为兴化人文初祖,始有兴化城。全市河网密布、水系纵横,拥有省级河道32条,分圩河457条,中心河、生产河和村庄河道11756条,总长8871公里,数量和长度位列全省前列。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化进程的提升,我市生态水环境也在恶化,形势不容乐观。

  消失的河流,难寻旧时的风貌。在许多老兴化人眼里,兴化是一座“城为泽国、四面环水;咫尺往来,皆需舟楫;依河成街、桥街相连”的城市。许多到过兴化的外地人,最深的印象就是“轻舟摇橹,小桥流水人家”风貌。但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起,填河造路、填河建房、填湖造田之风兴起,“断河绝港”现象屡见不鲜。原有的东西向市河、南北向市河、龙津河、玉带河、米市河早就相继消失,城郊的“五湖十八荡”、“莲花六十四荡”更是消失殆尽,水乡旧日风貌难寻踪迹。许多游子回到家乡,最为感叹的就是“我家门前的那条小河怎么就填平了呢”,平添许多遗憾。

  仅存的水系,难言治理的窘境。以前,站在随便一条河旁,映入眼帘的就是波光粼粼的水面,邻居的大婶、阿姨在那里淘米、择菜,微风吹过河面,留下一道道荡漾的水痕。现如今,很多昔日的河流再也难寻当日风采。一是水系隔断,难言水脉通畅。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河道曾是兴化最为骄傲的所在。但如今,水系不通已成为水乡的最大障碍之一。以我市高王河为例,城区段河面开阔,水面宽度长达40多米,水流通畅、水质清澈,但在张阳片区串心沟地段,高王河收窄为一条只有2米多宽的水面,如同给湍急的河流套上了一个紧箍咒,“河”成了一条“沟”。二是违章难禁,凸显治理窘境。违章建筑屡禁不止,更有甚者,非法封闭水体,擅自缩窄河道,形成死水、污水等现象也屡见不鲜。在我市的星湖湾小区,开发商擅自填土,建造景观桥和喷泉,一条25米宽的行洪通道缩短到不足十米宽,公共资源成为小区私有资源,原有的防汛泄洪功能丧失殆尽。三是淤泥沉积,水质状况堪忧。以我市的严家夹河为例,河道狭窄、房屋林立,部分河段淤泥沉积达1米以上,水质状况严重恶化,是城市典型的黑臭河道,群众对此意见很大、投诉不断。

  脆弱的生态,难以治理的污染。小桥流水人家,曾是兴化水乡最为美丽的风景,不过,当小桥不在、水质不清,“人家”的风景就不再令人向往了。群众有句顺口溜:“八十年代淘米洗菜,九十年代开始变坏,零零年代鱼虾绝代,现在洗不干净马桶盖”。从去年起,市有关就陆续接到群众投诉,反映东城小区河水污染、恶臭扰民的现象,可到现场才发现,周围并没有工厂排污行为,经过排查,原来是周围小区很多居民习惯在阳台使用洗衣机,但设计之初阳台架设的是雨水管道,结果污水顺着雨水管直接流到河里,甚至有好几个投诉的群众,自家洗衣机就在阳台上。环保局同志给出一组数据:洗衣水中氮、氨含量超标20倍,磷含量超标18倍,河道水质的富营养化,严重破坏或者抑制了水生态的自净功能,“要做到污水零直排,需要从处理阳台污水做起。”

  缺失的风景,难觅水城的特色。杭州有西湖、南通有濠河。作为水城,要有体现水乡风情、兴化的特色所在。来我市的游客说得最多的就是,“每次来兴化看千垛菜花、水上森林之余,就想多看一看水上风景,但城区的水上游项目太少,特别是缺少成片的水上游线路”。在历史上,我市曾有昭阳十二景,特别是沧浪亭馆、玄武灵台、南津烟树、东皋雨霁、龙舌春云、胜湖秋月、十里莲塘、两厢瓜圃等一大批与水相生、与水相伴的景观,更是水乡灵秀风貌、独特人文景观和民俗风情的集中反映。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大都已湮没在历史的烟尘里,今人只能从文字和图片中一睹当时的风采,殊为遗憾。

  水现状背后的水“困境”

  水系现状面临的现实困境。水治理是一项系统工程,“问题在河里,根子在岸上”,需要综合判断,分析研究。一是与水争地背后的苦涩。我市总面积2393平方公里,人口158万,是全省人口最多的县市之一。经济要发展,住房要改善,与水争地成为人们的选择之一。资料显示,上世纪90年代,我市尚有水面(河道、湖荡、滩地)面积约627平方公里,占全市总面积的26%,距现在短短20多年,水域面积减少近190平方公里,几乎超过总面积的8%,数量下降之多,幅度之大,让人痛心。归根到底,不管是填河造地,还是填塘建房,与水争地的背后都是利益驱动。二是防洪工作面临的挑战。随着河流,坑塘、湿地的消失,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对雨水调节、蓄滞作用的直接减弱。在91年和03年洪水之后,我市特别是老城区的防洪设施有了大幅提升。但在东南片新区,防汛治涝标准偏低仍是突出问题。以城东新区为例,排涝体系主要由坑塘、河道、泵站、承泄区构成,排涝标准仅为10年或20年一遇,部分圩口闸老化严重,局部河段甚至没有堤防,管网-河道-景观水域-泵站-承泄区组成的排涝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存在安全隐患。三是传统模式显现的弊端。传统治理模式为应对和抵御洪涝灾害,往往是直接建造大量的硬质挡墙和护岸。我市流经城区的20多条河流中,几乎每一条都有水泥夯筑的防洪工程,硬质护岸的建设,不仅硬化了河道和周边土地,阻隔了水生生态系统和陆生生态系统的有关联系,更是削弱了城市吸水、净水、渗水、蓄水等功能的发挥和抵御灾害的能力。

  污染背后显现的治理困境。有人问,过去的沿河人家,吃住用行都依赖着河水,对水的污染显而易见,但河水仍保持着干净灵动,而现代即使沿河而居,居民生活一般也不会使用河水,但却水质堪忧,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一是生活污染难控,控源截污不到位。我市城区的污水管网建设还没有实现全覆盖,工业、生活污水处理率和收集率不高的问题较为突出。部分沿河餐饮、饭店的污水直接入河。特别是小区的生活污水直排河中,成为防不胜防的“隐身污染”。二是面源污染难防,溯源管控难度大。我市是传统的农业大市,农药化肥的使用,一直是水体污染的重要原因。以徐马荒湿地为例,既没有工业,也没有农业,加上人烟稀少,本应是水清见底,鱼儿嬉戏,完全一派桃源风光景象,但现实是徐马荒的水质状况并不尽如人意。溯其原因,就是因为周边乡镇的农业面源污染。农民为了高产,大量使用化肥、农药,残留在了土壤里,流失到水体中,造成了面源污染。相比工业点源污染,农业污染由于没有固定的排放点,污染面积更大,危害更大。三是地理因素制约,上游污染难抑制。我市是锅底洼地形,属于四水投塘、众水汇注之地,每到夏天,上游的绿萍、水花生等大量繁殖,加上漂浮的杂物,顺着水流直接漂浮到我市,久久难以离去,只能采用人工打捞方式,费时费力,严重影响我市的水环境质量。

  顶层设计造成的管理困境。一是规划缺失带来的困扰。城市水系规划和综合治理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到沿河地段土地开发、空间安排、绿化设计、景观打造、防洪排水等各个方面。我市的《十水汇城规划》《生态水环境建设专项规划》等编制工作还没有启动,缺乏对城市水系治理的整体、深入、综合的系统分析和研究,缺少一揽子的工作方案和措施。二是职能交叉带来的窘境。治水涉及多个部门,沟通是否高效、合力是否汇聚,直接决定了治水的成效。以我市为例,河道保洁由城管部门负责;河道两侧规划、建设由规划、住建部门负责;航道管理由交通部门负责;黑臭河道整治由水务部门负责;水污染治理由环保部门负责。由于政出多门、职能交叉,往往造成九龙治水、推诿扯皮现象,很多群众投诉,都不清楚向哪个部门反映,甚至12345政务服务热线在分配工单时,有时都不能确定该交给哪个部门办理。

  水困境呼唤水特色

  夯实基础,完善水系工作机制。省委李强书记来兴化调研时,特别指出:水资源丰富、生态环境良好,是兴化最大的优势和竞争力所在。因此,做足水文章,凸显水优势,需要统筹协调,加快推进。一是强化水系规划引领作用。要加快推进《生态水环境建设专项规划》《十水汇城等滨水空间专项规划》等的编制工作,按照城区河流水环境的特点和运行规律,把城区河流水环境纳入城市建设中统筹规划、全盘考虑,进一步增强水系专项规划和交通、环境、水利、旅游等规划间的有机衔接关系,强化城市河流内部的互联互通,全面提升引排能力。二是推进河长制建设。根据市政府确定的河长制相关制度,由相关市领导担任主要水系河道的河长,实施连片整治、岸上岸下同治的新模式。建议加快完善河长制相关配套机制,定期召开联席会议,研究、协调、处理整治过程中的重大问题,各部门统一认领办结分配的任务,形成统一指挥、各司其职、协同作战的工作格局。三是探索建立“联合执法”。针对城区水环境治理任务繁多、涉及主体众多的现实,对清淤疏浚、农杂船迁移、渔网清除、违章拆迁、漂浮物打捞等水系治理任务,探索建立“治水联合执法”工作班子,进一步强化部门配合,落实执法机制,形成工作合力。

  分类施策,强化水环境综合治理。一是推进海绵城市建设。以海绵城市规划编制为契机,积极采用闸口过滤、生态驳岸、种植滨水植物等方式,积极增强河道的自我净化能力,充分发挥建筑、道路、绿地和水系等生态系统对雨水的吸纳、蓄渗和缓释作用,提升城市的渗、蓄、排、净等能力,建立城市的良性水循环。二是坚持综合治理。强化“水体”“河岸”综合治理。推进水环境治理水岸联动模式,一方面保持拆违的高压态势,加大拆违力度,确保河道两侧红线内没有违法建筑;另一方面继续推进污染源排查梳理,对新建、改建、扩建的排水设施全面推进雨污分流设施建设;对尚未改造的区域,编制年度改造计划,逐步开展雨水、污水分流改造,全面完成违规排放口封堵。三是推进防洪防涝工程建设。以《里下河地区水利规划》确定的兴化节点防洪水位为依据,按照百年一遇的防洪水位要求,全面推进我市防洪工程建设,对城区,特别是城东新区现存的防洪闸站进行梳理,形成保留、拆除、拆建等分类处置措施,消除各类工程隐患,形成严密的防洪体系和工作格局,不断增强挡排御涝能力。

  重点突破,推进水景观打造。一是把准需求,恢复历史景观。针对来兴游客和本地市民等两个市场,研究市场主体的旅游需求。组织部门对水乡古城深厚的历史渊源和文化积淀进行梳理,探寻集中反映水乡文化、彰显特色的水景观,邀请学者研究论证恢复昭阳十二景部分景观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最大程度恢复历史风貌。二是定点展示,打造特色景观。注重对水乡人文风貌的打造,展现江南水乡特有的生活气息,开展定点集中展示,如:捕鱼渔家,兜售莲藕的小船,流动的花船表演,独具韵味的板桥道情,增强对外地休闲游客的吸引力。三是优化线路,打造水上游。水上旅游是城市河流治理开发的高级形式,也是21 世纪中国城市河流景观带的综合开发方向。建议做好串联卤汀河-下官河、上官河—大纵湖等景区水上游的规划和建设,精心设计观光游、访古游、风情游等水上线路,打造“水上巴士”、“水上TAXI”、“水上包车”、“水上夜游”等水上流动观景平台,构建“客源互补、优势共享、互通互联”的旅游航线网络。

  强化宣传,增强群众参与感。启动形式多样的水环境整治宣传活动,借助我市里下河生态经济发展示范区建设的有力契机,结合世界水日中国水周六五普法等活动,通过《兴化新闻》和《民生直通车》等节目,解析我市水环境保护及综合整治工作的重要意义,增强群众和全社会对水环境保护重要性的认识,引导公众积极树立法治意识、道德意识、忧患意识、保护意识,自觉抵制非法违建和破坏水环境、浪费水资源的各种行为,在全社会营造 爱水、护水、惜水、治水的良好风气。

课题调研组:朱鸿业 赵康 袁新雨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