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集市 一枝独秀

信息来源:兴化市新闻信息中心 发布日期:2019-10-18 08:54 浏览次数:

昔日集市 一枝独秀

——记大邹流金淌银的大码头

苏北地区商贾赶集有几句顺口溜:南有“偏白驹,卖刘庄,急起来拢大冈,买卖上邹庄,永远不把安丰上”;北有“八滩合德,再带零散客,三五成群,大邹赶集”。足以说明大邹集市贸易的繁荣,集市成了大邹商贸的地标。

自明、清以来,大邹集市以“一、三、五、十一、十五、廿五”为集期,每逢八为猪集,“初八、十八、廿八”。一个月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忙于经济交易,南通的海安、如皋;东台的安丰、富安;大丰的西团、白驹、刘庄;盐城的宾海、埠宁、射阳、建湖;淮阴的淮安、清江;宝应、高邮、三泰地区,十几个县市、几百个乡村都到大邹赶集。那时从码头到大街西头,南北街、石头街满街有成千上万人,真是人靠人、人挤人,各大小店里也挤满了拣货的、算账的,妇女带小孩等上街买吃的、买穿的,有站着的,有坐着的,碰到熟人打招呼问今年收成的,有拿烟袋吸烟的,也有一声不吭的,大声喧哗的,有到得早的客户办完事,到豆腐店买上几十个“扒灰头”往斗蓬里一放,来到槽坊,往酒缸盖上一坐,沽上半斤老酒独饮的,有三五同来的到茶馆,叫上几盘小菜饮上几杯的,有的到茶食店为老人、小孩买上几包桃酥、麻饼、京江脐的,还有在街上游荡寻找合适物资的。各大小店里,账户先生忙于收钱结账,家家账柜上钱都是满满的,帮手及徒弟们则不断为顾客拿货、点数、尺量布匹,打油卖盐。各大小猪行更是热闹非凡,卖猪夸猪苗好、要高价,买猪的喊称重,讨价还价,叫声、喊声,一声高似一声,再加上猪叫声,声声入耳,难怪大邹人有个俗语:“邹采明卖猪,说的说,听的听”,人声鼎沸,该听则听。由这些小商行经营出了著名的“大邹猪”,成了省品牌。很多农村没有浴室,这时“浮暄池”更是生意兴隆,大家都瞧着板桥先生的几个字慕名而来,秋冬季节,很多人没进过浴室洗澡,小孩们特别高兴,在浴池里游泳、打闹、嬉戏,好不开心。

河面上,大小船只船靠船、船连船,来迟的船放到河心甚至河对岸,人就从一只只船上通过,来到码头上,整个大码头河面被几百条船摆放得水泄不通。到傍晚则又是另一种景象,河边还停靠近百条生意船、五匠船、打鱼船,船上灯光在水面上一闪一闪连成一片,与岸上各店灯火映在水面像似天上的银河,从远处、高处看真是一派繁荣景象。

说起大码头并不大,南北长不过百五十米,东西宽多说一点也只有百米,就在这近几千米的土地上,曾经是店铺林立,摊点百家,最多近二百家,成为大码头商贸文化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集市给大邹带来无限的商机,每集下来,大小店铺、钱柜上都是满满的钞票,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真所谓是“日进斗金”,几百年来,一年到头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达到流金淌银地步。从明代中叶开始,集镇滋生了初步的草根经济,经历若干年的风雨,承载着一代代大邹人的繁衍生息,也见证了大邹人几百年来的兴衰成败。

大邹本土人口不多,姓氏也少,开始兴旺的是陆氏,以后是班氏,再后来才轮到邹氏。由于集镇的初步繁荣,大大吸引了外来人,用现代的话说“筑巢引凤”“借鸡生蛋”,不少有眼光的商人迁居大邹,开始了大邹集市贸易的新篇章。

丹徒的张锡九从富庶的江南来到大邹经营当典生意,从张家当典平面图上看,建筑面积2400多平方米,有房室114间,有串楼24间,有水井、浴室,有风火墙,有明、暗风火巷。主要经营典当、银票兑换,大大方便并吸引各地商人来往交易,这是大邹集市兴旺的原因之一,是兴化至盐城之间独自一家。

同样来自丹徒的赵氏兄弟,到大邹经营大烟店、槽坊,烟店经营的烟草“青条”名噪一方,稍有钱的人家吸水烟,都从大邹购买,四周各乡镇小本钱生意是经营不了的,烟店生意兴隆,槽坊酒销各地,甚至运到苏锡常。

同来的还有黄氏,专门经营京杂货,也就是百年老字号“乾元盛”京杂货布店,所谓京杂货布店,都是比较高级的丝缎布匹、上等布料,一般城市才有经营,在大邹开老字号布店,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大邹商贸的规格,使大邹集市成为一枝独秀,功不可没。

兴化“状元宰相”李春方本与大邹有缘,他的后裔李麟趾,在大邹经营槽坊,生意兴隆,许多慕名而来,他经营的酒,送往兴化、盐城及苏锡常、扬州,那时大邹还有六、七家槽坊,生意都兴隆,当你走进大邹大街小巷,都能闻到酒香。

郑板桥常到大邹除母亲、继母郝荣以外,与兴化郑氏家族有几户定居大邹也有一定关系,郑板桥并为浴室书写“浮暄池”,为表嫂书“一丈夫”匾额,为朋友雕“梅、兰、竹、菊”方砖,给大邹留下了深远的、不可估量的意义,可惜的是他们老友饮酒吟诗的踪迹无处可查。

有本地葛氏与外来邵氏合资经营了“中华园”“四季春”饭庄,并经营早茶,不管是否集市,从早到晚座无虚席,这也是大邹人学扬州人“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的习惯,在一般乡镇是没有的。

有“吉公和”“沈应书”“邹古礼”等七八家粮行,在没有米厂时有十几家砻坊拉砻,舂出的好米、白米用船运往兴化、盐城、扬州及苏锡常。

还有来自山东等地的周氏、汪氏、王氏等带来各地南北货及西医、米厂,有力推动并提高了小资产经营水平、经营范围,使各项经营达到城市级的标准。

由于集市经营规模不断扩大,各种配套行业也应运而生,如大兴公司等南北货店经营范围扩大,仓库货物必须充足,他们都建有自己的货栈,镇区东北部就有大兴货栈五百平方米,几进房屋,全部铺地板,有防火设施,一般存货可销一月左右,外面的运货船不断来往大邹、苏锡常。

邹氏经营的“德昌”及其他五、六家蛋行,每家都有几条木船在春夏之际将大量蛋品收购后用篓装好运往外地,特别是鸭蛋上市时,每半月就得用船、用盐水将鸭蛋腌在船舱里,半月后到苏、锡、常正好咸蛋腌到门,再送到各有关门市,很受苏南人欢迎,回来时再把苏南货带回大邹。受蛋行的启发,大邹的屠宰户及鱼行老板在秋冬季节将大量的猪头、大鱼用船腌制,送往苏、锡、常,由此,大邹多出了一个话语形容吃咸不怕咸的人“腌起来上苏州”。

商贸繁荣,来往客商就多,客到需住宿,办了几家客栈。来往人多,水网地区,出脚就得坐船,因此为满足往来客户,又开办了十几班帮船。当时有顾姓的沙沟帮、有潘姓的中堡帮、有严二、小马、王九、明好对开的兴化帮,有王快碗子的大冈帮,有杨四的安丰帮,有颜姓的盐城帮,有仲姓的泰州帮等,还有十五家木船为各大小商店运送货物,也有店家自有船只往来苏南、苏北,沟通南北货物交流,使苏南货物的品种、质量,促进了苏北货物质量的提高,搞活了经济,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据老税务工作者王伯川回忆,上世纪四十年代,共产党、新四军需要大量军需物资,专门派出干部在大邹采购,如棉布、棉纱、粮食、食油、食盐等,并在大邹设兴化县第二税务分局,征收税款、税金:棉纱、棉布2.3%,日用品3.5%,迷信品100%,还有屠宰税等,由于市场繁荣、收税多,约占全县税收总额的80%,可见当时大邹集市贸易量有多大,对革命的贡献有多大。

由于经济繁荣,引起了周围兵匪的注意,每年都有土匪光顾,只不过是数量大小不等,如安丰马佑民兵匪,隔几年就大邹劫掠一次,况明凯有少数土匪一年来几次,最大的要算东海悍匪叫乔二太爷的,三七年八月初四,带领几十人十几条大船来大邹抢劫,共抢各类物资装了十七条大船,后来铜板放不下,在大码头用笆斗抬,往河里倒,这一抢使大邹商业大伤元气,各家仓库全无货物,歇业一个多月,才慢慢从外地进货。还有一次大劫光听说无记载,就是“双溪毁于战火”。从大邹典当平面图上看,可略知一二。原当典有串楼、浴室(浮暄池)大井在当典中央,后来什么楼也没有,据说“浮暄池”匾额是从砖瓦堆中找到的,说明这次遭灾损失非常之大,另传大邹的“华神庙”“都天庙”原本庙宇都有大殿的,后来都是草屋,而且较小,可能就是因火灾而毁,后人又重建的。试想,大邹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会遭来这么多不幸吗?

昔日被誉为“日进斗金,夜泊百船”的大码头,如今千层碧波已归于平静,没有往日的喧闹,唯有留给人们的是遐想和传说。大邹镇党委、政府为让几百年来经济繁荣的地标留个记忆,整修了大码头景观,现成了人们锻炼、休闲的好去处。

商贸繁荣看码头,如今怀念旧码头。

三业发展靠码头,建设电商新码头。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