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赵海仙洋楼

信息来源:兴化市新闻信息中心 发布日期:2019-08-16 08:59 浏览次数:

赵海仙洋楼,位于兴化城东门外家舒巷15号,1986年兴化县人民政府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2019年3月江苏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文物保护单位。赵海仙洋楼建于清末光绪年间(1900年左右),是一处中西合璧式的仿欧建筑,建筑面积达500平方米。传闻赵海仙洋楼由扬州大盐商出资、江都木行主献料、日本人设计和宁波匠人承建,意在报答治病救命之恩情。

赵海仙洋楼,主要分为门楼、廊屋和盂园三部分。门楼朝西,三间中式平房。由西门经门楼进入长方形天井,天井南北两侧廊屋相对。南面廊屋有5间,东面2间设当代中医专家门诊,原为赵海仙行医问诊之所;中间恢复为中药房,西面2间是赵海仙把脉治病悬壶济世场景的腊像馆。北面廊屋有4间,现为“兴化历代中医博物馆”,陈列兴化历代名医及其医学著作,原为候诊和留诊病人之所。北面廊屋后面是一个小园,也叫百草园,种植一些花草树木(好多是药草),还有几杆翠竹,平添几分情趣。

盂园在廊屋东面,中间有花墙相隔。花墙中开圆形洞门,门上方东西两面均有石额,内有假山、亭台、水池、吊桥等。正北是一座三层仿欧式建筑,是赵海仙洋楼里的标志性建筑,也是赵海仙先生居住之处。洋楼内有西洋式壁炉,是中国风格与西方特色的完美结合体。

赵海仙(1830~1904),名履鳌,字海仙,以字行,人称“赵半仙”,祖籍高邮。《礼》曰:“医不三世,不服其药。”俗话说“无三代不成名医”,他的祖父赵术堂、父亲赵春普俱是当时名医。《重修兴化县志》:“赵术堂,字观澜,号双湖,高邮人,居兴化。内行淳笃,事二亲,终身孺慕,当事闻于朝,旌表孝子。性谦慎,乐善好施。见困乏者,辄倾囊以赠。囊罄,稍贷与之。邑中贫嫠,月给钱米,数十年如一日。工医术,名动远迩。窭人就医,必赠良药。阖邑称长者,著《医药指归》二卷。术堂觞后,子春普能继其志,更以稻田九十六亩送书院,市廛四间入育婴堂,助膏火即乳妇之费。”

咸丰元年(1851),兴化县知县梁园棣为《医学指归》序:“余自服官以来,三令兴化,每接士大夫,必询其人之孝友者及仁浓端谨者,期以为风俗倡。又以其地数有水患,人多病湿,思得良医起其病,众咸以双湖赵君对。已而因微疾,见其人恂恂然恭且谨。及其论脉络分寸,如洞见五脏结,冠一时歧黄家。乃知君高邮人,家于兴为医,以活人为志,江淮间足迹殆遍。性谦慎,好施予,乐于为善。内行尤淳笃,事二亲克孝。遇病且贫者就医,必赠以药。虽大寒暑,治病弗辍。兼以其暇成《医学指归》一书,俾后之学医者识经络原委焉。夫以所见于君者如彼,所闻于人者如此,其孝而好善也,信矣!其仁浓端谨而工医也,信矣!……”

郑燮从孙郑銮序:“为人子者,不可不知医。吾友赵君双湖,纯乎孝者也。幼因侍祖母疾,弃举业习医,尽通其术,着手则效,活人无算,声名藉藉江淮间。生平好阴行善,多仁人长者之行。鳏寡孤独之赖以举火者,日数十家。寓乎医以施济焉,孰非孝行所推哉?今以孝旌于朝。令嗣小湖复梓是书问世,君之医与孝传,小湖之医之孝亦俱传。吾钦其人,乐为叙梗概云。咸丰元年九月上浣世愚弟郑銮拜叙。”其他作序的还有蔡春泉、李福祚和兴化著名画家刘春宜。

赵术堂自叙:“余少时立志于儒,因祖母病笃,延医罔效,深以不知医理即不能事亲为憾,遂肄医读《内经》诸书。乃知天人合一之道,本与儒通。其理微,其法妙,愈加考核,愈觉艰深。初尚半明半昧,继则将信将疑,几有望洋之叹。窃以医之为道,外感内伤为证治两大关键,去其所本无,复其所固有。儒如是,医亦如是,可两言而尽之。盖六淫外袭,身中气血日失和平,有汗、吐、下、和之治,是去其所本无也。若七情暗伤,身中气血日就亏耗,有滋填赔补之治,是复其所固有也。然不知十二经络,不辨虚实表里寒热温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举手便错。三十余年来,恒潜心此辨究,如履虎尾,如涉春冰,不敢以人命为尝试。惟谨守规矩之中,不矜奇,亦不炫异。谓我拙者听之,笑我迂者亦听之,终其身日以寡过自期。平居用药,悉遵本草用药式。熟读黄帝《灵枢·经脉篇》及诸穴分寸歌,日加探索,爰集成经络解、病证解、治法解各十二篇,并汇成十二经图、十二腑脏图。作者谓圣,述者谓明,即仅云述,余亦何敢。不过编释一册,愿后之子孙能儒则儒,否则欲学为医,亦当如余之由儒习医,競兢惕惕,先讨论乎是书,奉为指归,然后参读古圣贤各家注集。庶几脉证相参,经络既明,用药自有把握。行见危者安,困者亨,登斯人于仁寿之域。是则予之所浓望也,子孙其守藏之勿替。道光二十八年岁在戊申仲冬日高邮赵术堂观澜氏自叙。”

赵春普,字小湖,赵术堂之子,赵海仙之父,淮扬九仙之一。清同治三年,他在《重刊古本难经阐注》中自序:“苏文忠公谓难经如佛文楞伽经,句句皆理,字字皆法。后世达者神而明之。无不可者若出新意而弃旧学,以为无用,非愚则狂耳。文忠邃于禅而旁通于医,其说必有卓识,且以宋上距春秋之末,虽历千五百年,然扁鹊是书规模当在遭俗手……文忠所见必皆古本,古文议论著于文集者如此。今世坊本传写失真,俾篇之先后颠倒贻误良多,虽精博如灵胎,先生尚未免承讹沿谬,他更无论矣。乾隆初,适卢老人始及古本,至嘉庆庚申张近溪辞之,迄今甫六十年,而江南兵燹,书版罕存,此书尤无从觅购惜哉。普学殖浅薄,幼诵难经。先君子朝夕讲授且训之:‘人生百年,必有一二事裨益天下,后世乃不负此生。’普服膺庭训,数十稔不敢忘。先君子尝著医学指归一书,已付梓竣工,而是经有益万世也,又係善本,尤当镌刻目,努力授……其次第多后学考定,惟卢医此……考定次第数目秩然。盖预防后人紊乱,乃紊乱竟不及免甚矣。书籍传世之难也,今原本既获,幸而锲诸枣黎,有不幸而毁于寇贼。昔人济世之书显而复晦,则重刻乌可已哉。同治三年岁次甲子仲秋,高邮赵春普书于旌孝堂。”

《续修兴化县志》(李志)载:“赵履鳌,字海仙,祖术堂,父春普,俱以医名(载前志)。履鳌承家学,运以新意,声誉大振,就医者不远千里来。光绪戊戌慈禧后不豫,诏天下名医,江督刘忠诚奉以应。会病未赴,逮数年卒,著有续辨症录。”《续修兴化县志》(李志)载“霍乱新编,江曲春吴良宪、赵履鳌合著,寿石轩医案集存,赵履鳌著”。赵履鳌还著有《国医药物学》《旌孝堂医案》《霍乱辨证》《赵氏秘药》等,他是清末江淮名医,“兴化医派”的杰出代表。另外,淮阴名医吴瑭(鞠通)先生所著《温病条辨》(同治乙丑重镌本),就是后学高邮赵履鳌海仙重刊的。

花墙圆形洞门上有两块石额,面西石额,长约25厘米,宽约60厘米。中刻“盂园”二字,自右向左,楷书,繁体;右边竖刻“海仙仁兄大人嘱题”八字,从上而下,行草;左边竖刻“张祖翼”三字,行草。面东石额,长约27厘米,宽约70厘米。中刻“逸情云上”四字,自右向左,篆书,繁体;右边竖刻“海仙仁兄大人嘱题”八字,从上而下,行草;左边竖刻“张祖翼”三字,行草;钤印四字,篆书,可惜看不清楚。

之所以命名为“盂园”,这是有来历的,因为赵海仙祖籍高邮。公元前223年,秦王嬴政时筑高台、置邮亭,故名高邮。宋时秦观在《送孙诚之尉北海》一诗中写道:吾乡如覆盂,地据扬楚脊。环以万顷湖,粘天四无壁……之后,高邮又别称盂城。由此可见,赵海仙的思乡之情,可谓匠心独运。

这两块石额大有来头,是清末民初近代著名书法家、篆刻家、金石收藏家张祖翼所书。张祖翼(1849~1917),字逖先,号磊盫,又号磊龛、濠庐。因寓居无锡,又号梁溪坐观老人,安徽桐城人。张祖翼长期寓居海上,时与吴昌硕、高邕之、汪洵,同称海上四大书法家,他最早提出“海上画派”的名目,著有《磊盫金石跋尾》《汉碑范》等。西泠印社柏堂后石坊额上隶书“西泠印社”四字,即为张祖翼所书。

张祖翼是最早走出国门看世界的清朝名士之一。1883年(光绪九年)至1884年,张祖翼远赴英国游历近一载,把在英国有关政治、经济、风俗民情的所见所闻写成诗歌百首,回国后结集为《伦敦竹枝词》《伦敦风土记》出版。

此外,张祖翼还著有《清代野记》一书,《清代野记》初名《四朝野记》,是清末民初流行的一部笔记体小说。《清代野记》例言中说:“凡朝廷、社会、京师、外省,事无大小,皆据所闻所见录之。”本书内容主要涉及清代咸丰、同治、光绪、宣统四朝事,有重大历史事件、典章制度,有宫闱秘事、官场轶闻,有优伶义举、书贾著书、艺人绝技、挽联巧对,甚至还有赌棍、骗子、强盗、小偷等等生存情形,森罗万象,无所不包,俨然一幅晚清社会生活的全景图。

赵海仙洋楼于2008年修复后,布展陈列,对外开放;2009年被授予“江苏省中医药文化教育基地”称号并挂牌,现在正准备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赵海仙洋楼对研究我国中医药历史,特别是清代兴化医派的形成及其特征有着重要的医药和历史价值。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