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煌进士第

信息来源:兴化市新闻信息中心 发布日期:2020-01-17 14:42 浏览次数:

这是一个不凡的家族世居的不俗的府第,邑人习惯称之为陈氏五进士第。过去,当我们从这里走过,因为不熟识而一次次错过;如今,当我们对它的了解越来越多,对它的认识也越来越深。探步迈入,原来连成一片的总面积达2500多平方米的完好的一座明清古建筑群,虽已被拆得支离破碎,只剩三进房舍,铺陈在一片高大的现代建筑之间。但剩下的三进房舍,也使我们从其大厅轩敞、小舍雅致、构筑精巧的风韵中领略到房舍主人家族的悠久和兴旺。

自从北宋元祐年间(1086-1090),陈氏始祖陈七二携全家从平江府(今苏州市)迁居兴化东北隅距城仅千步之遥的千步庄(今昭阳镇关门陈村)垦荒,陈氏家族已在兴化居留近千载,成为兴化“宋元四大家”之一。南宋建炎四年(1130)金兵入侵,游骑骚扰,百姓逃避一空,陈氏独居家闭门藏匿屋中,有蜘蛛结网于门上,似为空屋方得免于难,因称其地为“关门陈”。

到了元朝末年,皇帝昏庸,纲纪不振,统治集团骄奢淫逸,对百姓聚敛无休,导致社会矛盾复杂尖锐,各地起义此起彼伏。兴化一带的张士诚起义军便是其中规模较大的一支。

陈氏家族的陈十大,好武,精医,追随张士诚一起起义,在张麾下任兵马元帅,为起义军最初的发展立下赫赫战功,是张手下最得力的“十条龙”之一。1356年,起义军攻占平江,并迁都建政于此,又乘胜攻取江浙广大地区,纵横两千里,带甲数十万,财富甲一方。但张士诚小安即满,不思进取。陈十大见其耽于江南的富庶,以妇人之仁驭乱世之师,缺乏君临天下之雄心和才略,在那个风雨如磐的纷争时代,只能做一时豪杰,而无法成为一代枭雄。乃投于朱元璋旗下。所以当张士诚兵败政息于朱元璋之手后,他没有受到牵连。他曾随大将沐英平云南。抵昆明后,军中疫情严重,将士多病,陈十大遂为之治病,活者无算,治愈帅疾,甚感,得赠厚资、封官。祖谢曰:不愿为官,愿卸军籍。获准后遂寄籍昆明行医,收入颇丰,但原籍仍保留为扬州府兴化县关门陈氏。

洪武初年,陈氏家族在小南门城内儒学街北侧,重新赁地建房,居住于斯,一代代繁衍下来。

当时宅中有一盆已栽种多年的黄杨盆景,造型颇佳。黄杨树木材坚硬细密,耐盘扎修剪,故常被制作成苍古奇俏令人赏心悦目的盆景。李渔称其有君子之风,喻为“木中君子”。这株黄杨盆景经过精心修剪,树型呈白鹤展翅之状。陈氏家族堂号正好就是白鹤堂。故他们对此盆景极为珍视。随着黄杨的长高长大,原花盆已嫌狭促。乃在大院内就地构筑花台,打破花盆,将黄杨树栽植于花台之中。黄杨的木质极其细腻,肉眼看不到棕眼(毛孔),不容易着火。兴化民间就有植黄杨树可避“火鸽子”之说。“火鸽子”乃兴化民众对火灾的讳称,避“火鸽子”就是避免火灾的意思。所以黄杨树种下后一般不作移植。既恐损及树木,也忌冲犯风水。

儒学街以该街中段建有文庙而得名,可谓是一块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宝地。明清以来,这里名士云集,荟萃有一处处人文胜迹,成长起一代代俊彦奇才。陈氏家族择居于此,濡文庙之文采,怡黄杨之碧茵,染书香之熏冶,代有才人,家道日盛。在科举仕途上,也是如鱼得水,左右逢源。

唐时,每逢深秋初冬,在通往长安的大道上,就会出现“麻衣如雪满九衢”的特有现象,这是各地选拔出来的乡贡举人。他们身着白色麻布衣,去腾跃龙门,向进士第冲刺。

青云路上,多少喜怒哀乐。有的人来了,金榜如愿,雁塔留名,春风得意,马蹄轻疾,一人及第,举家显荣,奔走相告,觥筹狂欢。更多的人来了,却名落孙山,含悲饮恨,怏怏而归。“失恩宫女面,下第举人心”,道尽了多少落第举子的无奈和辛酸!中举人不易,举进士更难。唯其难,才更成为历代读书人梦寐的追求。他们悬囊映雪,皓首穷经,源源不绝,鱼贯而至,拼尽全力,腾跃,跌落,再腾跃,再跌落,再腾跃……在他们的心目中,只有立身传胪大典,列席琼林盛宴,才能使他们数十年的学力积攒得到展露和认可,才能使他们的鸿鹄之志得到挥舞和高扬,也才能从此脱去褐服,换以官袍,登高攀远,踏上锦绣人生。

兴化之名,本寓隆昌教化之期望。但自隋唐实行科举制以来,地处海隅边鄙之地的兴化,总在化外徘徊,一直无人考取进士。直到南宋咸淳年间时梦珙“举进士,知桐庐县”,才有了科举途中兴化“开科第一”人。自时梦珙以后,特别是明、清两朝,兴化一邑,鱼跃鸢飞,人才辈出,屡有进士及第。粗约统计一下,截清末废科举前,弹丸之邑有名姓可考者就有百余名,由此可见兴化文化之昌荣,科甲之鼎盛。而在一个家族数代人中先后有五人科甲登第,更成科举之佳话,一邑之传奇。

明嘉靖年间,虽然明世宗朱厚熜在位期间,整日沉湎于青词建醮,但科举还能按部就班地运作。嘉靖五年(1526年),从儒学街走出的陈常道蟾宫折桂,成为陈氏家族中第一位进士。从此,“进士及第”匾便高挂于陈氏府第大门门厅上。隔了三十三年,明万历三十八年(1559年),陈常道之子陈爰诹也高中进士。接着,崇祯十年(1637年),陈爰诹之孙陈履忠又顺利登第,是为陈氏家族中的第三位进士。

清初满族统治者沿用了汉制,也因承了科举制。顺治十八年(1661年),陈履忠之子陈以恂甲第高中,成为陈氏家族中的第四位进士。顺治皇帝闻知此讯,觉得这是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借以缓和满汉民族间矛盾的契机,乃颁旨令都察院左都御史林起龙题“琼林世宴”匾额两块,分别悬挂于兴化“四牌楼”和陈氏“进士第”大厅之上。字体雄浑,笔力遒劲,具庙堂之气。

陈以恂中第后,授河南省推官,后改授山西平遥县令。山西多富商,亦多劫盗。当时在平遥境内,就有一伙人,以童大为首,呼啸山林,势力日张。陈以恂于康熙十一年(1672)抵任后,于大堂悬“不求当道称能吏,但与斯民作好人”联以自勉,锐意安定一方。相传他曾使艺精貌美、奉父命前来行刺的童大之女为之折服,敬重之余,心生爱慕,帮助他说服童大归顺朝廷。后来她也如愿嫁与陈以恂。陈知县在平遥葺城池,抚流亡,轻徭赋,理狱讼,兴教化,把这里治理得井井有条,也使当时山西的“金上谷、银平遥”之谚名副其实。三年任满后,陈以恂辞官归里,坐卧于“玩易轩”,潜心周易,疏食水饮,翛然自得。童氏夫人生子陈尔周,幼承庭训,学识丰富。雍正四年以贡生授皖黟县训导,宏施教化,深受士子及百姓的爱戴。

陈尔周次子陈强,字野亭,文武兼修,先后中文武秀才。他开设钱庄,经营存款、放款及汇兑等业务,几乎包揽了兴化各商号业务。后又开设陈永昌粮号,获利颇厚。乃整修扩建祖宅,使得“一帘画影,半夜书声”的陈氏府第益添恢弘气象。

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从这里走出的陈广德也探身琼林宴,成为陈氏家族中第五位进士。兴化士绅又增题其名于“琼林世宴”匾上,旌表陈氏“一门五进士”。

陈氏家族中,除明清数代人中出了5位进士外,举人、贡生及文人墨客代有人出。他们受家庭良好的治学渊源和周围浓郁的文化氛围的熏陶,世德相承,好学敏思,学养深湛,知书明理,温雅谦让。他们正身立人,正德修文,正气为官,廉能俱备,品学兼优。修文则嗜读勤耕,手不释卷; 居官则清正慈惠,履义蹈仁。其德其行其绩,深得百姓爱戴,同僚敬佩。如陈常道、陈以恂任地方官离任后,当地百姓怀之,为其立“去思碑”,载入地方志中。陈广德官至户部主事,因孝母辞官归里。因其学识渊博,文名赫赫,被聘为兴化文正书院第四任山长。在他主讲文正书院期间,简衣素食,处之晏如。晨昏省定,事母至孝。其以身作则,堪为士子表率。故里中为其悬匾于四牌楼,赞曰“行为士表”,成为四牌楼上彰显陈氏家族的第二块题匾。这是陈氏家族的至高荣耀,也是人文兴化的美谈佳话。虽然科举已成陈迹,但陈氏子弟勤学进取的事迹和风骨却久铭邑里,贯存至今。

2004年,兴化旧城改造,部分陈氏府第被纳入拆迁范围,黄杨树作为兴化现存最古老的树之一,被置于原地妥善保护,而保留下来的部分建筑则分别被辟为兴化文学馆、毕飞宇工作室及广场书屋,成为文化底蕴深厚、文学氛围浓郁的水乡又一令人流连之绝佳去处。

当我们站在第一中学的教学楼上把镜头聚焦于进士第的院落,当我们走进进士第的厅堂把目光凝注于这里的一草一木,于想象中勾勒他们伏案的身影,沉思的姿态,只觉得这里的每一间房舍都氤氲着书香,每一块砖瓦都凝附着墨痕,每一根梁椽都雕镌着文采,每一扇门窗都传递着诗意,每一寸土壤都饱蓄着人文的底蕴,每一口呼吸都吐纳着文化的芬芳。天光照处,一位又一位饱学之士身着儒服,手执长卷,拈须颔首,从眼前一一飘过。他们的生命虽已飘逝,他们的身影虽已模糊,但他们孜孜以学的专注神采和严谨风格却早已融入在兴化温和谦让、儒雅淳厚、重文兴教之传统风尚,给我们留下了鲜明而隽永的坐标,也使我们在梳理这段文字之时,时时感到求知的涌动和温暖。他们英华不减,风骨永驻,必将激励一代又一代水乡学子仰望着他们的背影,刻苦向学,奋力超越,不断书写人生的精彩和辉煌!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