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垛田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0-04-24 15:04 浏览次数:

兴化城东有个垛田镇,垛田镇里有无数的“垛田”。走进垛田,你会惊叹于那一片广袤而独特的土地,更诧异于造物主的神奇与诡谲:那漂浮在水面上的块块垛田,如海面上的座座岛屿,如乡场上的堆堆麦垛,如夜空中的点点星星……在我有限的经历里,好像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别的地方有这样的地貌。这使得无数的文人雅士、普通游客、以及高官要员从四面八方来这儿游览,他们或慕名而来,细心赏阅;或走马观花,一睹为快;或饱览自然风光,洗却尘世劳碌。他们为“船在垛中走,人在花中行”的水乡田园风光而陶醉,更为保存相对完好的垛田风貌而赞不绝口。垛田确乎是一块荡漾在茫茫泽国中的明珠,是一个具有鲜明风格的独一无二的美丽水乡。

游罢垛田,给人们留下印象的似乎就只有“千垛菜花”了,也难怪,赞美垛田的诗词歌赋十有八九是“千垛菜花”,那垛田风光摄影作品更是清一色的“千垛菜花”,忆明珠写了篇散文干脆就叫《垛田菜花黄》。其实,垛田之美岂止是垛田菜花?她不仅有四季如春的美景,还有动人的传说、丰饶的物产、特有的民俗,更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是的,以“千垛菜花”为标志的垛田风景无疑是优美的。在古昭阳十二景中,垛田就占了三席:两厢瓜圃、十里菱塘,还有胜湖秋月。春到垛田,那盛开着油菜花的金灿灿、黄艳艳的垛格,似一个个身披霓裳的仙女在万顷碧波中追逐、嬉戏。船行垛格中,你能感受到花的芳香、水的清澈、沟汊的幽深、蜜蜂的缠绵……漫步田埂上,紫的蚕豆花、白的豌豆花、黄的油菜花,夹杂着桃花的红、柳树的绿,倒映在如镜的水面上,像一幅巧夺天工的画;还有那悠闲自在的鸟啊虫啊鱼呀虾呀,似乎也生活在画里了。体会这种感觉,该是和自己心仪的恋人,远离了喧嚣、远离了庸碌,偷半日空闲,操一叶扁舟,心无旁鹜,固守平和,方才恰到好处。好多年过去了,我常常弄不明白,根据巴金原著改编的描写抗战时期知识分子心态的电影《寒夜》,为什么会选择垛田作为外景基地,尽管那个鲜亮、明快的场景还不足5分钟。有一年,我随华东六省一市作家采风团游览垛田。在典型的垛田春光中,当我面对两个清纯的村姑、一对朴实的渔人,还有天真无邪的孩子,水天一色的湖景时,我的心忽然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至于后来中央电视台音乐桥栏目到垛田拍摄MTV《把心交给祖国》时,我就不以为奇了。如果说春的垛田是金黄的恣情,油菜花的海洋;那么夏秋冬的垛田,则是碧绿的宣言,香葱的天地。那一个个绿色的垛子,尽情宣泄着大自然的才情和慷慨,仿佛是在一个晶莹的玉盘里,随意地丢下一把玲珑剔透的翡翠,让你领悟到春色永驻这个词的绝妙演绎。

风景固然很美,而关于垛田的传说更美。如同每一个旅游景点都有属于自己的神话、传说、掌故一样,垛田也不例外,尽管它还没有形成严格意义上的旅游。一说是八仙过海时,何仙姑抖落的片片花瓣。一说是铁拐李偷吃蟠桃,被王母娘娘打入凡尘,罚种金瓜,那垛子就是铁拐李随口吐出的粒粒瓜籽。还有一说是大禹治水有功,深得舜的赏识,舜紧急召见,欲委以重任,大禹顾不得满身泥水,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当走到东海之滨时,只见茫茫泽国,白浪滔天。大禹惊问随从何故,随从应答,大概忘了治理。大禹心急如焚,浑身乱抓,泥巴一块块掉下来,变成横一块竖一块、大一块小一块、杂乱无章的“垛田”了。这三种传说赋予垛田这块土地荷花的清香、秀美,金瓜籽的殷实、吉祥,泥巴的厚重、质朴,使我们从中领悟到“垛田”的那份神秘、那份浪漫、那份悠远……

文人的想象也是奇妙的,他们在游览垛田之后,总乐意给垛田留下点什么。书法、美术、摄影、诗歌、散文等不计其数。他们把垛田说活了,写神了,但没有半点矫情,有的只是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冯亦同吟道:“千岛湖/轻扯着云帆/飞过了长江/十二版纳/撩起筒裙/沐浴在苏北水乡……”张成之撰联:“河有万弯多碧水,田无一垛不黄花。”贾平凹感叹:“难怪施耐庵能写出神神秘秘的水泊梁山,能写出浪里白条这样栩栩如生的水上人物。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忆明珠甚至这样想:我若是个孩子,一定会组织起一帮“小萝卜头”,到垛田来“捉迷藏”“打埋伏”“开展游击战”。穆青干脆断言:垛田是二十一世纪的旅游圣地。

抛开自然风光,垛田知名度最高的当推蔬菜了。“垛田油菜,全国挂帅”,20世纪50年代,兴化油菜籽总产全国最高,垛田占了半壁江山;而张皮垛的油菜籽单产竟位居全国之首。60年代,农业技术员张伯康研制的一种油菜新品种“垛油2号”,品质、单产堪称全国一流;油菜姑娘王兰英获全国“三八红旗手”殊荣,受到周总理的接见。垛田芋头也很有名。《宰相刘罗锅》不经意间炒红了“荔浦芋头”,黄蓓佳也曾著文力荐过靖江芋头。在我看来,反正垛田芋头品质特佳。鸡汁芋头是上品,绵甜、细腻;烤芋头、焖芋头别有风味。我特喜欢毛芋头粥,把洗干净的芋头和米粥、青菜,加上生姜米子,一锅煮了,那口感实在妙得没法说。真正的垛田人只要吃一口,抑或看一看,就能知道是不是垛田芋头。你说怪不?比起垛田芋头,垛田香葱可称是后起之秀了。“垛田香葱,香飘四海”。小小的脱水香葱已经远销欧美、东南亚,为勤劳的垛田人带来无以计数的财富,也成就了垛田作为全国脱水蔬菜第一乡镇的美名。

也许有人会问,你别说的那么神,油菜芋头香葱别处不也照样有嘛。是的,有是有,可垛田的蔬菜很特别,因为垛田蔬菜是长在垛子上的,垛田特有的土质、特有的以河泥为主的有机肥料、特有的通风条件、特有的品种、特有的种植方式……别的地方能与垛田相比吗?古人尚有“桔在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之说呢。除了蔬菜之外,垛田的水产品也十分了得,曾在扬州获得产值第一的佳誉,那车路河的银鱼、白鱼,旗杆荡的红鲤、银鲫,得胜湖的螃蟹、青虾……给人们留下的又岂止是大快朵颐的印象呢?

垛田,这方神奇的土地,同样留下了无数前贤的足迹。郑板桥就出生在与兴化城隔河相望的下甸村,他的第一脚就踏在垛田的土地上。他的诗书画三绝,该不会就与垛田这充满灵性、隐藏怪异的土地有关吧?旗杆荡因岳飞抗金时操练水军竖立的旗杆而得名。《兴化县志》载:“飞率军……途经兴化时,曾驻师县城及城东旗杆荡等处。”是垛田纵横交错的“八卦阵”,铸造了岳家军的机敏、善战;是旗杆荡气势恢弘的芦苇荡,赋予了岳家军精忠报国、慷慨就义的凛然正气。状元宰相李春芳是垛田的女婿,信不信由你,反正上方寺原先就建在垛田的大徐垛。施耐庵则是一定到过得胜湖的。车路河与得胜湖的入口处就叫“水浒港”,是先有《水浒传》还是先有“水浒港”,至今未有定论。不过,《水浒传》与得胜湖无疑是有紧密联系的,这在若干《水浒传》研究专家的论著里得到证实。垛田,好似一块空灵、飘逸的圣地,使得郑板桥、施耐庵、李春方……在这里不期而遇;垛田,更像一位慈爱的母亲,把得胜湖、旗杆荡、上方寺……把两厢瓜圃、十里菱塘……紧紧呵护在自己的怀里。

又是一年菜花黄。文友相邀,重游垛田。景色似乎依旧,而感觉是常看常新。我们已不满足于在菜花掩映的垛丛中荡舟,而是跳出“庐山”,登高望远了。当我沉醉于千垛万垛菜花、千条万条沟汊所构成的天下奇景时,突然间心竟狂跳不已,似海市蜃楼般,眼前异常清晰地出现这样的场景:在茫茫的沼泽地里,看不到一块绿地,只有芦苇、野莲、还有水鸟……忽然有一天,水退了,不知从何处涌来一群人。他们在干涸的河床上垒起一个个土堆,并在上面种上蔬菜、蓝靛。他们满怀希望地等待收获,而这时梅雨季节来了,土地被淹没了。人们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劳动被摧毁。后来水渐渐退了,人们将依稀可辨的土堆再垒高培大,淹了再来,就这样年复一年,土堆越来越高,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洪水再来的时候,它们就像一个个小岛,又像一瓣瓣荷花漂浮在水上。那上面的庄稼长得那么喜人,人们茫然的脸上露出了欣喜……

我的心头不禁一亮:这不正是我苦苦找寻的关于垛田的真正来历吗?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