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垛与幸福田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0-05-06 08:29 浏览次数:

先解题。我本来的标题是“美垛与福田”。众所周知,“福田”是深圳一个核心行政区的名字,意思是福德的田地。“美垛”是我自己生造的,但过于生硬,不如“美人垛”自然。为了对称,就有了现在这个标题。

“垛田”,本是一种地貌,多见于南方沿湖或河网低湿地区,通过开挖网状深沟或小河的泥土堆积而成的垛状高田。

位于里下河平原核心地带的江苏兴化,有“锅底”之称,有的地方海拔只有1-2米,是标准的水乡泽国。城东的垛田街道,便是最具特色的垛田地貌,形态各异大小不等,大的两三亩,小的只那么几分、几厘,乃至几平方米,垛上绿意葱茏,垛下碧波摇曳,仿佛凌波仙子,风姿婉约。

早些年间,垛田的夏熟作物以油菜为主,上世纪50年代末,曾有“垛田油菜,全国挂帅”之说。荡舟其间,会看到“河有万弯多碧水,田无一垛不黄花”的奇绝美景,体验那“船在水中走,人在花中游”的通泰感受。

我所在的小村,距离垛田50里。就是这50里,却是咫尺天涯。从高中时就听闻这里的风景,久仰三十年,却无缘一游,或是坐车从外围匆匆路过,或是看到各种航拍的宣传片,徒然欣羡。

也是自高中以后,我在村里从来没待过像今年这么久,全拜疫情所“赐”。泰州与兴化防疫工作优秀,暂时安心,同时对故乡的风土人情有了深入的认知与认可。

对于垛田,也是如此。这里的朋友听我说想来观光,特意张罗,带我畅游了几个景区。

一到垛田,空气里弥漫着脱水香葱的味道。这种味道不但好闻,而且健康,气息清新而辛香。更重要的是,这是当地的特色产业。

垛田人均耕地不超过半亩,而且地貌所限,不适合机械化,全靠人力。这时选择什么作物,至关重要。

香葱,年产量巨大,一年三茬,至少两万斤。每斤售价,淡季五角钱,旺季七角钱。事实上,每亩产值万元,是特色农业的标准。因此,原来的油菜,改弦易辙为香葱。“垛田香葱,世界通用”,也成为家喻户晓的一句俗语。

近年来,速食比如饼干与方便面大行其道,香料与调味品也更加畅销。这里的农民,收入稳定且丰富。他们靠着非凡的勤苦与智慧,实现了坐在家里赚钱的理想,既有满目绿意,又有财源滚滚。

来到垛田,自然要坐船。早有美丽的船娘在等候。朋友说他来掌舵。我说这个你也行?他说我在这里长到50多岁,什么不会?

电瓶驱动的小木船,在水中慢行。水质极好,看得出治水下了大工夫。各种形状与颜色的水鸟从头顶飞过。他们跟我说,经常有农民提着篮子到垛子上捡拾鸟蛋,一会就是一篮子。

远近都是鳞次栉比美轮美奂的乡村别墅,码头伸到水里,为自家的小船系用。

投我以琼琚,报之以木瓜。我跟他们讲历史,讲我所知道的垛田故事。

关于垛田的形成,曾有不少神奇的传说,最有代表性的,是“大禹说”。

“大禹说”说的是禹王治水成功后路过东海边——实际上是黄海——歇脚,面对滔滔海水,他对随从说,若能将此海湾之处的海水退去造一片良田,该能造福多少庶民。喟叹中,他将腿上泥巴抹下甩向水里,岂料那点点泥巴竟慢慢长出一个个大小不等的土墩来。禹王大喜,率领海边民众筑大堤,退海水,挖土墩,种蔬菜,垛田由此而生。

“大禹治水”的故事超级励志。垛田,是人类改造自然的产物,是华夏文明的结晶。

据史料记载,大约三千年前海岸东移,兴化城区开始形成陆地。宋代,范公仲淹任兴化知县时督修海堰,“天圣六年堤成,滨海潟卤之地皆成良田,世人称该堰为‘范公堤’。”此堤于兴化之意义,堪比都江堰之于成都。

公元1130年,岳王爷迎战金兵,曾在这一带驻扎。这里的旗杆荡,附近的得胜湖,还有泰州城西的抗金桥,无不记载着岳王的神武。

明代初年,大批苏州移民来到兴化城东开垦荒滩。发现了岳家军遗留的土墩,便试种蔬菜,结果长得很好。大家风行景从,世代繁衍,开垦不息,这种完全以人力垦造垛田的伟大工程一直延续到二十年前,直到境内已无一块荒地可供开垦为止。

这里的地形适合农耕,还有防卫。“自古昭阳好避兵”,名不虚传。日本人到了这里,很难行动。那时的垛子很高,水道犹如迷宫,日军的舰艇动辄迷路被困。一旦游击队员堰塞水道,日军只能弃船上岸,所以这片宝地,日军只好视如鸡肋。

兴化曾是新中国成立前江苏省政府所在地,大学者柳诒徵更曾经将中央大学图书馆迁到兴化。虽然为时短暂,却给兴化平添了许多英雄气与书香气。

如今在这片荟萃了生态、智慧、勤劳、勇敢等诸多美德的土地上,新时代的文明又在开花结果,令人怀古之余,更为今人赞叹。

晚上在县城吃饭,大家畅聊。我一时兴起,给大家来了一段《三国演义》中的《江上行》:好江风,将这轻舟吹送。波翻浪涌,添几番壮志豪情……

(作者简介:刘根勤,兴化周庄人,资深媒体人、文史学者、作家,现执教于广州某高校。)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