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老 学无止境——访94岁老兵王楠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0-07-31 08:50 浏览次数:

他,参加过多次战役,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当过文化教员,协助管理连队文化教育工作;他,担任过教书先生,为祖国培养过一批又一批人才;他,摆过书摊,一直徜徉于书籍的海洋中;如今,他已94岁,依然学而不厌。他,就是老兵——王楠。

王老在1944年参加革命,当时还是18岁的他和同村的潘金鉴、胡水山一同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基干队在边区打游击。解放战争爆发后,与王万顺一同报名参加主力部队。1950年10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一路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1953年回国,1955年复员回乡担任教师,任教28年,退休后,被大邹镇关工委聘任为报告员、宣传员。王老“活到老学到老”,至今仍每天坚持看书读报,他的这种“不忘初心、生命不息、学习不止”的精神让人们深受感动而佩服。

来到王楠老先生的家,眼前的王老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般老态龙钟。虽然已过耄耋,但王老依旧精神矍铄,除了听力衰退外,视力却很好,沟通也无障碍。王奶奶拿出纸笔笑盈盈地告诉记者只要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就行。事实确实如此,王老才思敏捷,这定是与他常年养成的阅读习惯是分不开的。

军民鱼水一家亲

谈及参加革命初衷时,王老显得有些义愤填膺。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争年代,那年他16岁,王楠他哥哥就被日本人炸死了,失去至亲的王楠对日本人产生了深仇大恨,誓死要报仇雪恨。当时也有反动派花言巧语、威逼利诱他去当匪兵,但反动派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看到他们的滔天罪行,王楠并没有被诱骗,表明立场坚决不去。后来表哥被反动派杀害,年仅13岁的弟弟和胡水山的父亲也被反动派抓走当人质,还挂牌游街示众,拳打脚踢,强制呼喊反动口号,最后还是通过关系缴了大量稻子和布匹才把人质放回。这下让王楠看清了反动派丑陋的嘴脸。当时新四军也住村里,他们可敬可亲,亲近乡人,与乡亲们打成一片,渐渐地就与他们成了好朋友,有时还让好奇的王楠摸摸枪、扛扛枪。王楠感受到了共产党的真心,于是在新四军的感召下,与潘金鉴、胡水山一同参加革命。自此之后,三人便光荣地成为基干部的一分子,立志保家卫国。当了新四军后,王楠得到了战友们的关怀。作为新兵的他,没多久就当了班长。说到这里,王楠老先生一首顺口溜脱口而出:“二黄匪兵窜上庄,男女老少都逃光;我们队伍进了庄,不管大小都来望。”

让王老感受到军民一家亲的记忆数不胜数,他不禁又回想起家住山东临沂的老大娘。当年参加战斗行军至山东临沂,当时已是傍晚,王楠所带领的小队颠簸了一天,舟车劳顿,想找个歇脚处,想着休息片刻便动身继续赶路,于是敲下了一家乡亲的门。透过门缝,告知了身份说明了来意,开门的是一位老大娘,老大娘一看是新四军来了,立马欢迎入屋,又是烧水,又是煮蛋,生怕怠慢了新四军。王楠深切体会到老百姓对新四军的爱戴。

乌蒙磅礴走泥丸

说着,王老向我们展示了他收集的勋章,有渡江纪念章、淮海战役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章、抗美援朝荣立三等功奖章……这些奖章并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而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王老想到无数名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友,感伤而哽咽。他想到了当年与他一同参加革命的潘金鉴、胡水山,如今只剩他一人了。特别是胡水山,他们不仅仅是发小,更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可这位兄弟却在1948年的泰州战斗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当时胡水山也只有二十出头,一个年轻朝气的浴血青年的生命在战场上从此画上了句号。“很多战友和我一样,活到现在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命都是捡来的。”王老指着自己后脑勺的伤疤说。王老介绍说,他身上共有两处伤痕,一处在后脑勺,一处在大腿上,后脑勺那一次真差点要了他的命。时间定格在那次盐南战役中,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子弹便击中自己的脑袋,所幸运气好,后脑勺受弹片擦伤,当时只感觉脑袋嗡嗡响,后脑鲜血淋漓。尽管这样,仍记得当时躺在担架上,在通往医院的路上,受到了老百姓的照顾、爱护,这正是“得民心得天下”,像这样随时会丢性命的战斗不计其数。“很多革命战士都牺牲了,但是他们都觉得很光荣,看惯了生生死死,我们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牺牲也是光荣,因为牺牲是为人民服务的。”王老翻到了那张泛黄的六人合照若有所思,照片中的六人如今也只剩下王楠老先生一人了。

化作春泥更护花

一年的中秋文艺联欢晚会,王楠表演了打花鼓的节目,在台上表演得相当的好。被政委看中,后来抽出3人到文工团学习,其中就有王楠一个,到文工团学习6个月后,他便成了正式的文化教员。王楠老先生回忆着当年成为文化教员的过程,回忆着当文化教员的点滴生活。“当时在部队,队友们整体文化水平较低,我最喜欢的就是教他们唱歌,有时也会自己编曲子教他们。”王老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呦,十八岁的哥哥呀坐在河边,东风呀吹呀吹得那个风车儿转哪……”唱着自己喜欢的歌,王老越发来了精神,“当时,我不光教战友们唱歌,还是形势宣传员,前方来捷报了,我便大声告诉战友们来鼓舞士气;部队里要写东西了,也是让我代笔;战友们想写家书了,我很热情地根据他们的话一句一句地写下来,写好了读给他们听,直到战友们满意为止;每个月我都坚持执笔描写军民团结的文章。”“现在在家时间长了,感觉有点冷清孤独,有些不习惯,很是怀念部队生活,时常记得同志们互相帮助,谁的衣服破了都主动要求补衣服,谁的纽扣掉了都主动要求钉纽扣……”王楠老先生不禁有些伤感。

转业后的王楠回到乡任宣传委员,整天穿着军装挎着小黄包到处采访写新闻报道、写小说、写诗歌、编戏剧。1955年,王楠老先生成了一名教育工作者,听同乡人说,当时农村教育资源落后,王楠一马当先,解决了很多困难:没有教室,王楠把自己住的三间茅屋腾出两间做教室;没有桌椅板凳,王楠锯了两棵大树打了几十张小桌凳给学生用;没有课本,没有粉笔,没有墨水,他都是自掏腰包免费为学生提供;遇到雨天下雪等坏天气,他经常背学生回家……“那时条件十分艰苦,我一个人教四个班,当时是复式班,四个班共六十多个学生都是从我这毕业的,他们有的长大后有了出息,正为祖国作出贡献。”王老非常自豪地介绍着。

也许我们无法想到,王楠老先生还摆过书摊,这一摆便是四十多年,卖的书籍包罗万象。每天他的书摊边都挤满了看书的人,有学生,有文学爱好者,大家在这里畅谈古今,好不热闹。后来76岁的王楠老先生不摆书摊了,他决定把他的余热发挥在老年委,那一张张在台上表演的照片便是一次次见证。王楠先生年轻时为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后为教育事业贡献一份力量,年老时还为老年人事业发光发热。翻看着王老的一枚枚奖章、一张张奖状,一次次上台表演拍的照片,这不光是王楠所取得的成就,更是王楠这一生最好的回顾,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动容。

我们时常在报纸刊物上看到王楠老先生的名字,其中在《兴化日报》发表有《国耻 永不忘》:一九四五年/九三这一天/日本战败国/签署投降令/降下膏药旗/宣布停战令……

 

记者手记:如今的王楠先生已经是94岁的高龄了,可是他人老心不老,每天的时间安排很有规律,吹竖笛、读报、背诵、举办沙龙、看新闻联播……记者看到了王楠老先生整理的36本剪报本很是吃惊,王楠老先生整理细致,每一张剪纸都是经过王楠先生仔细裁剪粘贴的,每一本剪报本也是由他本人分门别类地标注好,有杂文、语文知识、医学、卫生常识、典故、名人介绍等。也许那种战火纷飞的年代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也许我们的后辈已看不到那些浴血奋战的战士们,“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现在美好的生活是由老一辈的革命战士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还是那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临行之前,王老期盼年轻人不忘初心,牢记历史,向老一辈人学习,好好练就本领,落后便会挨打,希望大家能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前进、前进、再前进。历史不能忘记,历史也不能忘怀,祝愿王楠老先生能够保持年轻心态,健康长寿;也期盼年轻一代能够向王楠老先生学习:不忘初心、牢记历史、生命不息、学习不止!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