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兵英雄“倪大胆” 英勇抗日二三事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0-08-14 09:40 浏览次数:

我的伯父倪昌傲,1912年出生于兴化县老圩区中兴乡倪凤凰村(原兴化市老圩乡凤凰村,现兴化市安丰镇双凤行政村凤凰自然村),1938年参加革命,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先后担任中兴乡民兵大队长、老圩区游击连连长、新四军某部营、泰州军分区副参谋长、抗美援朝部队某团团长等职;抗美援朝凯旋后转业至山东省渤海农场,任党委书记、场长,郭店铁铁矿矿长等职务,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祖国安全和国家建设而舍生忘死、奋斗终生。

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日寇先后侵占我县东部地区安丰、白驹、刘庄等集镇,经常下乡破坏扫荡,烧杀抢掠,人民群众切齿痛恨。对此,热血青年倪昌傲看在眼里,怒在心中,他拍案而起,挺身而出,组织中兴乡民兵大队,并担任大队长,冲锋陷阵,机智勇敢地抗击日寇和伪军,打得敌人胆战心惊,打出了共产党的威风,打出了人民的志气,保护了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赤手空拳夺粮船

1942年夏的一天,白驹镇日伪据点11个日伪军,在伪班长“瘦猴子”的带领下,窜到老圩区王家荡和姚家墩等村庄抢顿粮食。鬼子一进村,就威逼保长强迫群众缴粮,群众稍有怠慢,则遭毒打,甚至放火烧村,搞得村庄乌烟瘴气,鸡犬不宁。到了傍晚,日伪军将抢劫到的四万斤粮食,分装到十条船上,准备返回据点。这时,一个大个子伪军对“瘦猴子”班长说:”班长,我们肚子饿了,吃过晚饭再回去吧。”“瘦猴子”眨眨眼睛说:“吃就吃吧,叫保长办晚饭。”几个日伪军听说在这里吃晚饭,高兴得跳起来。“瘦猴子”班长担心地说:“你们就知道痛快,如果新四军在这里,还不痛快得掉脑袋。”一个伪军答道:“新四军远在盐城,难不成还能从天而降。”另外一个伪军插嘴:“万一有民兵怎么办?”大个子伪军拍胸口说:“那些土包子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动老子一根毫毛。”“瘦猴子”也自鸣得意地说:“是的,要不我怎么会同意在这里吃晚饭。”于是好酒好菜上桌,日伪军划拳喝酒,杯来盏往,闹翻了天,直至醉意酩酊,一个扶着一个上船,一人押一条船,嘴上答应不睡觉,船一动身,纷纷瞌睡了。瘦猴子班长充大老官,你敬一盅,他回一盅,喝高了,只好派酒量大没怎么醉的大个子伪军押头船,不会喝酒的小个子伪军押尾船,自己倒到船舱里做梦了。这夜乌云压顶,伸手不见五指,十条粮船在海沟河面缓缓向白驹方向移动。

粮船出发不久,村口有两个人影在争执。“你想送死吗?”一个中年汉子拉住一个青年说。

“大哥,你松手。这么多粮食能让敌人就这样抢走吗?”身高个大、血气方刚的青年挣扎着说。

“一个人赤手空拳夺粮船,你知道天高地厚吗?要去我陪你一起去。”汉子仍然没放手。

青年挣脱出老大哥的手说:“大哥,你放心,我死不了。敌人人多有枪是不错,可刚才你看见了,它们大都喝得烂醉如泥,天又这么黑,有枪也没有用,好对付。我一个人去比较方便,人多动静大,容易暴露。再说十来个撑船的船伕也会帮助我的。请大哥帮我个忙,你马上去找区委报个信,要他们准备接应。”说完,青年人便冲出村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这个青年人,就是中兴乡民兵大队长倪昌傲。他脚不着地,摸黑向东追去。追了一会儿,听到前面有篙子撑船的响声和哗哗水声,便又赶了几步,一辨别,正是敌人的运粮船。他热血沸腾,赶忙下了大圩,从岸边溜下河,半蹲在水中,等待粮船的到来。

篙子行船一般是靠河边撑。第一条粮船从他身边过去了,第二条第三条船也过去了,当第四条粮船到来时,倪昌傲挺起身来,把撑船的民伕吓了一跳。倪昌傲低声说“别怕,我是新四军,来夺粮船的。”说着爬上了船,解决了船仓睡梦中的伪军。他问明了各船敌人分布情况,决定先下手解决最前面押船的那个伪军。倪昌傲趴在船头,手握小艎板,吩咐民伕把船撑快些,靠上第一条船。

第一条船上,坐着大个子伪军,酒气阵阵,正一个劲儿地打哈欠。见后面的船贸然赶上来,便站起身来,一边伸懒腰,一边骂骂咧咧。正当两船相拢时,说时迟,那时快,倪昌傲一跃而起,艎板随即挥了过去,大个子伪军应声而倒。最后一条船上的小个子伪军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大声发问“前面什么回事啊?”民伕答道:“船撞了一下”。他一听也就不吱声了。倪昌傲将大个子伪军一捆,撂入深深的海沟河中,然后对着民伕耳朵吩咐几句,民伕即撂下篙子,往船帮一蹲。一条条船过去了,最后一条船靠近时,小个子伪军见停着条船,问道:“船为什么不撑了?”

“我拉肚子,解个手。”民伕回答。小个子伪军一边骂着脏话,一边叫民伕将船靠拢过去。船还没靠上,一个高大的黑影便跃了过去。小个子伪军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脖子就被一条粗硬的膀臂夹住了。“我是新四军,你喊一声我就要你的命。”倪昌傲厉声说。小个子伪军连连哀求:“饶命大哥,大哥饶命。”

船头调转了过来,向西撑去。依然是笃笃的船篙声和哗哗的水声,但节奏变得急促有力。只有鬼子伪军们的呼噜声没有变,依然那么杂乱刺耳。

黎明时分,鬼子伪军们醒来,睁眼一看,眼前是黑洞洞的枪口,老圩区队接到报信及时赶来了,敌人魂不附体,乖乖举手投降。朝霞映在倪昌傲和区队战士开心的脸庞上,映在了宽阔的海沟河面上。

倪昌傲赤手空拳勇夺鬼子十条粮船的事迹,不胫而走,极大地鼓舞了根据地人民抗日斗志,受到区委区政府通报表扬,并被授予“英雄民兵”的光荣称号

勇救开明绅士杨蒲仙

1943年夏天,一个深夜,月色朦胧,天地沉寂,劳累了一天的农人们正在熟睡中。突然,雌港河东张家舍响起一阵急促的狗吠,接着就传来“嘭嘭嘭”的拍门声。人们从睡梦中惊醒,估计来了土匪,都捏紧了拳头。

拍门的正是从安丰鬼子据点下来的扩充队,他们大声叫喊着:“开门,快开门,再不开门就砸啦!”

一会儿,门打开了,开门者沉稳地问道:“半夜拍门,有何贵干?”

“你是杨蒲仙吧?”

“是的。”

“跟我们走一趟。”不由分说,几个家伙拥上去,揪住杨蒲仙就走。

杨蒲仙本是地方绅士,但思想开明,拥护共产党,主张抗日,曾任我永丰区区长。扩充队从三十里外的据点下来偷袭,一是报复他,二是想敲竹杠发点洋财。

一路折腾,载着杨蒲仙的木船行到王家荡靠岸,天已麻麻亮。村里放哨的民兵发现扩充队绑架了人,连忙敲锣报警,一庄传一庄。扩充队慌了,赶忙抢了保长王有道家的十多担稻子和衣物上船,拉了民伕,直奔海沟河逃去。在海沟河上他们又碰上一条运粮船,也被他们拦截抢走了。

民兵大队长倪昌傲听到锣声,立即召集几十个基干民兵,向王家荡赶去。当听说敌人逃跑了,倪昌傲大手一挥:“追!”他们沿着海沟河向西奔去。赶到袁家舍口子,追上了敌人。这里离安丰鬼子据点只有二里路,等于到了敌人的鼻子底下。但倪昌傲毕竟是倪昌傲,他毫不畏惧,指挥民兵集中火力向敌人射击。扩充队遭到打击,连忙弃船登陆,鼠窜而逃,哪里还顾得上粮船和绑架来的杨蒲仙。

倪昌傲估计安丰据点的日伪军一定会赶来报复,当即派几个民兵撑船送杨蒲仙拐进老圩钟家营口子,又派几个民兵送粮船到永丰区县委驻地。留一部分民兵选择好地形,准备迎击来敌。果然不出所料,不一会儿,一队伪军,携带一挺机枪,从圩堤上直接追下来。当伪军接近袁家舍口子时,民兵的枪声大作,伪军不知深浅,又见圩口子上的木桥板已被撤掉,无法再追,便胡乱打了几枪,悻悻缩了回去。

巧布迷魂阵

1941年深秋的一个晚上,担任兴化县委民运指导员的中共地下党员柳青(女)正在老圩区中兴乡周家桥村蒋甫银家里召开秘密党小组会议。而就在这时,安丰镇鬼子据点接到汉奸密报,派了50多个鬼子和伪军直扑周家桥,趁着夜色包围了村庄。放哨的民兵大吃一惊,立即把情况飞报参会的乡民兵大队长倪昌傲。倪昌傲沉着冷静,一边吩咐骨干民兵蒋甫银带领民兵战士掩护柳青同志迅速向东南方向转移,要求宁可牺牲自我,也要确保柳青同志绝对安全,一边只身提枪冲出周家桥,往东北方向奔去,边跑边对空鸣枪,始终把日伪军吸引在身后,一路飞奔到一个叫张家尖的村子。

张家尖在雌港河的最北端,是盐城、兴化交界口。这里河沟纵横,陆路曲折,水路迷魂。鬼子和二皇在张家尖被倪昌傲东一枪、西一枪,冷一枪、热一枪,紧一枪、慢一枪地搞得晕头转向,弄不清这里到底有多少新四军。折腾了大半夜,一根新四军的毫毛也没有抓到,反而在河沟头、草垛间、牛舍旁丢下了20多具尸体。剩下的鬼子伪军趁着天麻麻亮,惶恐作鸟兽散,跌跌趴趴,滚回安丰那个乌龟壳碉堡去了。

倪昌傲英勇机智,只身勇救县委领导的事迹很快在全县传颂,鬼子闻风丧胆,群众拍手称快。

在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民兵大队长倪昌傲英勇抗日,不怕牺牲,胆大心细,无往不胜,仅在1943年头七个月,就带领民兵参加战斗10多次,消灭日伪军69人,缴获大量武器和粮食。一时间,“倪大胆”名震四方,以至安丰、白驹、刘庄镇鬼子据点的日伪军,一听到倪昌傲的名字,就心惊肉跳。而广大人民群众总是亲昵地称赞他:我们的“倪大胆”。

 

主要事迹选自兴化市委1991年编印的《兴化革命斗争故事集》有关篇章,原作者崔敏。部分章节由韩国庆收集。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