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神拜佛为稼穑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0-09-18 08:40 浏览次数:

求神拜佛为稼穑

——兴化农业生产习俗

兴化农业生产活动历史久远,早在5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兴化先民就有了原始的农耕生活。

兴化处于里下河平原的最低洼地区,20世纪60年代前,境内耕地多为沤田(常年浸泡于水中的农田),因而自古以来水稻就是兴化种植的主要品种。因生产力低下,加之自然灾害特别是水灾较为频繁,常常十涝九不收。人们耕耘与收获,一方面靠自身顽强的劳作,另一方面又寄希望于“老天”“菩萨”佑助。天长日久,兴化农民在生产和生活中渐渐形成了与水稻紧密相关的一系列习俗。它们表达的都是某种美好愿望,同时又存在着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解放后,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推行生产责任制以后,这些习俗已经消失。兴化农业生产习俗较多,此处仅取几则。

开门红

春节后第一次下田劳动,叫“开门红”。

20世纪50年代前,兴化的土地由一家一户耕种,且面积不均,有的多,有的少。田地多的,称为“大户人家”,即地主或富农。每年春节后,被雇用的人第一次下田耕耖田地时,户主要带着香、黄元、蜡烛、鞭炮、茶食(糖、饼之类),以及用红纸包扎的刀头(煮熟的猪肉、鸡蛋、大葱),来到田头敬菩萨,谓之“开门红”。

户主先是跪地燃香烧纸,谓之“敬神”,祈求种田时得到菩萨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盈;之后燃放鞭炮,谓之“驱邪”,祈求生产劳动时,邪气不侵,平安无事;最后将茶食分给干活的人,谓之“慰劳”,希望打工的人为家主勤勤恳恳劳动。

1950年后,兴化土地改革完成,耕地分到了各家各户。各户仍在春节后第一次下田干活时烧香、放鞭炮,祈求生产平安,粮食丰收。

人民公社化初期,生产队正月初二、初三便下田干活,有的生产队长仍然安排小队会计下田放鞭炮、分糖果。文革时破“四旧”,这一习俗消失。但是,此后公社、生产大队组织的春节后第一次生产劳动,都习惯叫作“开门红”。

下秧敬菩萨

兴化种植水稻历史长、面积大。20世纪50年代前,兴化农村下秧敬菩萨较为普遍。

下秧即播种。种植水稻的传统方法是先做秧池畈,稻种播在秧池畈上,秧苗长到5寸高以上时,再移栽到大田。

“清明浸种,谷雨下秧”。下秧当天,农人用粪桶或“挽子”(旧时装东西的篾制工具)将稻种挑到田头。

带到田头的,还有敬菩萨的物品:刀头、豆腐、炒米(或糖果)、蜡烛、黄元纸、香等。

下种前,户主先敬菩萨。户主将装有刀头的托盘置于田埂上,然后朝北而跪,点烛、燃香、焚黄元,磕三个头后放鞭炮。事毕,将糖果或炒米分发给前来干活的人、附近田地里的人和围观的小孩。

户主敬菩萨时,前来干活的人不能说话,避免因说错话而得罪菩萨。

敬完菩萨、分过炒米或糖果后,农人这才用淘箩装上稻种播撒。

播完稻种,还要在秧池边插上正月十六晚上(十六夜)未烧完的芦柴把,或插上杨柳枝、红纸桩,以求稻种出苗齐全、生长健壮。有洋车的人家,还将洋车槽桶里拉水的榷子(半尺多长、长条状的木块)用黄元纸包着,立在秧池田一角,以求庄稼生长旱涝保收。

“秧好半年稻”。稻种出得齐不齐,秧苗育得壮不壮,事关水稻产量。旧时,科学技术不发达,稻种是上年传下年,自然留种,播的又是“水秧”(稻种播在有水的秧池畈上),稻种播下后,出苗不齐甚至“白板”(稻种都不发芽、秧池畈仍是光泥板)偶有发生。下秧敬菩萨,体现了农人期盼出苗顺利、水稻获得丰收的迫切心理。

20世纪70年代的大集体时期,生产队下秧,小队长和会计也要放一串鞭炮,再将糖果之类的食品分发给在田里干活的农民。

戴秧花

秧,即水稻秧苗。栽秧先得拔秧,将秧池畈上育出的秧苗拔起来挑往大田。旧时,每年第一天栽秧时,拔秧的妇女都要戴秧花。

夏栽时,农活紧张,又逢天气炎热的夏天,所以拔秧都得起早,既提高工效,又避免秧苗晒伤。第一天早上,拔秧的妇女一到秧池田,坐在秧凳上,什么话都不说,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从秧池畈上拔出一棵碧绿的秧苗,洗净根泥后,将秧苗插在自己脑后的髻上——这棵秧苗便是“秧花”。

水稻田多,栽插又有季节性;拔秧、栽秧都靠妇女。所以,夏栽时每个妇女都缺一不可。拔秧时,人的双手不停地在田水里拔秧、洗秧、扎秧,时间一长,双手腕特别疲劳酸疼,旧时农人认为这是“秧气”过重所致。第一天拔秧时,人的双手有的是劲,往往不注意用力均衡,因而,有的人一不小心,导致手腕脱臼。手腕脱臼肿胀后,便不能继续劳作,要在家休息。农忙刚开始,一个顶用的女人在家休息,本人着急,一家人更着急。拔秧时做的第一件事戴秧花,她们认为这样可以减轻“秧气”的侵害。头上戴了秧花,既是对自己的一种提醒,拔秧时要当心手腕脱臼,也是让他人看到秧花后有了一种警醒。

开秧门

第一天栽秧,叫开秧门。

旧时栽秧,水稻田多的人家,都请他人帮忙。开秧门当天,户主对前来帮忙栽秧的人,在招待上特别讲究,这既是一种风俗礼仪,也体现户主对付出劳动的人的一种尊重。

起早拔过秧苗后,栽秧的人吃的早饭,有的人家是“米疙瘩”,有的人家是“粘糟饼”,还有的人家是米粉圆子,都是户主特意做的硬实熬饿、香糯可口、平时较少吃到的餐食。

中餐更是丰盛,有鱼有肉,有荤有素。种田大户还备置“六大碗”招待,这是兴化旧时的传统菜,荤素不少于六样。

下午还要招待晚茶(腰餐),米粥和粘糟饼。

兴化栽秧,旧时就有唱栽秧号子的习俗,一人领唱,众人和唱,既活跃劳动时的气氛,又抒发内心情感。对于吝啬的人家,栽秧的人心有怨气,便以栽秧号子形式唱出来,责怪甚至羞辱户主,既让户主无地自容,又使其他人听到后认清户主的为人;对于招待大方的人家,也以唱栽秧号子的形式进行夸赞。

打秧不过女人头

在秧池田拔好秧苗后,男人用担子挑往大田供女人栽秧。男人将担兜里的秧把扔到栽秧女人的身后,叫“打秧”。

打秧时,有的男人站在田埂上,有的湴到水田里。每一次打秧,男人的手里总要抓着三四把的秧苗,分散着扔到几米、十几米外弯腰栽秧的女人身边。从古到今,兴化农人最忌讳打秧时将带有泥水的秧把从女人头顶上或身子上越过,认为这样对女人不吉利,女人可能遭受各种不测。旧时女人思想保守,认定古传的说法千真万确,因而,如有秧把从女人头顶划过,常发生女人跟男人争吵的事。所以,男人打秧时总是小心翼翼,生怕秧把越过女人头顶。

其实,打秧不过女人头,是避免秧把上的泥浆水滴落到女人身上,惹得栽秧的女人一天不舒服。

加苗礼

沤田一年只长一季水稻,收割后便将田泡水闲置,土地利用率低,因而水稻丰歉是农人最为牵挂的大事。水稻从秧池移栽到大田后,农人要为秧苗举行“加苗礼”(也称“家苗礼”)。

举行加苗礼的时间通常是在秧苗移栽后的10天左右,其时秧苗已经立根活棵,叶色返青。

秧苗长得有好有差。无论好坏,农户都行加苗礼。对长势差的田块行加苗礼,祈求秧苗能长得全、长得高、长得健壮;对长势较好的稻田行加苗礼,是希望水稻自始至终生长顺利,多产稻谷。

行加苗礼时,多选在晴天。一家人备上刀头、香烛等祭品,一同来到田间。刀头置于田头埂上,众人面朝北跪下,家主点燃香烛、放完鞭炮后,一家人磕头行礼。

田地较高的农户也长一点棉花。棉花苗出土后,也行加苗礼。祭品除刀头外,还备置鸭蛋、鹅蛋,祈求秋天棉花结棉桃时能大如鸭蛋、鹅蛋。行加苗礼的地点则是在棉田中间。

农户特别看重水稻的收成,因而在秋天,对稻穗低垂、丰收丰望的水稻田,有的农户还要再行一次加苗礼,祈祷即将到手的稻子免遭天灾和虫害,顺顺利利收割结束。

动刀敬香

刀,即镰刀。动刀敬香,指农人在收割水稻前,烧香敬菩萨,祈求收割时能逢上晴好天气,颗粒归仓。同时也祈求收割时太平无事。

兴化沤田多,长的水稻也多。稻子从收割到打场、晒稻,直到扛到家里,需要一段时日。其间若是阴雨连绵,则对收稻极其不利,稻子必遭损失,因而农人都期盼收稻时天气晴朗。旧时收割水稻,唯一的方法是用镰刀割。镰刀,刀身铁制,月牙形,刀刃锋利。农人镰刀一挥,一大把稻秸应声而倒。但在农忙时,人的心情焦急,或刚学割稻的人握刀不稳,割稻过程中,被镰刀伤手、伤腿、伤脚面的事在所难免。动刀前敬香,求的是人的心安和平安。

兴化境内每个村、舍都有土地庙,动刀敬香的地点都在土地庙里。

田多的大户人家,敬香的物品有刀头、香、蜡烛、黄元和鞭炮等。户主将刀头置于土地菩萨前,点烛燃香后,跪地磕头,最后燃放鞭炮。

田少的农户,割稻当日,来到田头动刀前,也燃香放鞭炮。

新稻登场敬神

初秋,兴化收割水稻,新稻登场。

场,打谷场。旧时,土地由个人耕种,很多人家有自己的打谷场。

那时没有机械动力,新稻上场后,采取用牛打场的方法脱粒——水牛拉着石磙,不停地在稻场上打转、碾压后,稻粒从稻秸上脱离下来。

稻捆解开,铺展在场面;户主牵来水牛,将轭头架在牛肩上;拖来石磙,将石磙竖起……一切准备就绪后,户主便在场边敬菩萨:放鞭炮、烧黄元纸,再跪地磕三个头。

敬神完毕,户主这才将石磙放倒,将轭头的绳索套在石磙称子上,抓起牛绳,打起号子,驱赶着水牛打稻场。

新稻登场竖石磙,是希望打出的稻谷堆比竖着的石磙还要高;新稻登场放鞭炮敬神,表达的是农户感谢神灵保佑,一季风调雨顺,使自家稻谷颗粒归仓的心情。

20世纪70年代,生产队新稻登场时,小队长也在打谷场上燃放鞭炮,并给场上的人们分发水果糖,感谢他们的辛勤劳动。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