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传承 乡土情深——百年来兴化学者的施耐庵研究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1-01-08 08:44 浏览次数:

新世纪以来,兴化莫其康脱颖而出。围绕施耐庵里籍与持“钱塘论”的刘世德、马成生、杨大忠,持“大丰论”的王同书、浦玉生进行了6次论争:一是针对刘世德2004年4月初在中央电视台10频道《百家讲坛》栏目上以“《水浒传》的作者”为题所作的专题演讲中的知识性硬伤,发表了《关于施耐庵生平籍贯研究的几个问题——与刘世德先生商榷》(《水浒争鸣》第8期,2005年)。二是针对马成生的著作《杭州与水浒》(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前言》中的《水浒传》作者“钱塘施耐庵”之论,发表了《关于施耐庵籍贯“习称”及其他——与马成生先生商榷》(《文学与文化》2011年第4期),继而又针对马的回应文章,发表了《奇文共欣赏 疑义相与析——也答马成生先生》(《菏泽学院学报》2013年第6期)。三是针对杨大忠的《〈关于施耐庵籍贯“习称”及其他〉辨》(《文学与文化》2014年第3期),发表了《学识诚可贵学品价更高》(《水浒争鸣》第16辑,2015年)和《学术务求真争鸣贵立诚》(《古典文献学术论丛》第7辑,2019年),批评“杨文”是一篇以形而上学思想方法为统领,学术失范、逻辑混乱、玩弄文字游戏的骄妄之作。四是针对王同书在《施耐庵研究论文集粹·大丰市学者论文专辑》上所撰之序和他的3篇系列文章所持施耐庵为“元末明初泰州白驹场人”的观点,发表了《古白驹场及施耐庵籍贯续考》(《菏泽学院学报》2014年第6期)予以反驳。五是针对浦玉生的著作《草泽英雄梦——施耐庵传》中的诸多谬误和瑕疵,发表《浦著〈施耐庵传〉指瑕》(《博览群书》2014年第8期)和《浦著〈施耐庵传〉指谬》(《水浒争鸣》第15期)。六是针对浦玉生《在为〈施耐庵传〉正本清源的幌子下》的反批评文章,写成《文学批评怎能都是表扬和吹捧》(《博览群书》2017年第8期)。

莫其康还对《辞海》、《江苏通史》等工具书中有关施耐庵的词条释义及记述予以辨证,发表了《<辞海>“施耐庵”词条释义指瑕》(《内江师范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内刊《辞海通讯》2017年4月30日第209期)和《〈江苏通史〉有关施耐庵记述商榷》(《江苏地方志》2017年第2期)。《中国知网》收录了莫其康的施学研究文章20多篇,并有多篇获奖,他是兴化学者中用力最勤、成果颇丰的一位。一些文章不乏新见:《古白驹场及施耐庵籍贯考辨》(《博览群书》2013年第2期)和《“白驹场”释义指瑕》(《盐业史研究》2013年第3期,内刊《辞海通讯》2014年4月30日第192期),从成名时代、面积、区位、范围诸方面,辨析白驹镇和白驹场的区别。《施耐庵到底是哪里人?——读回良玉论述“施耐庵是兴化人”感发》(《中华读书报》2014年12月10日第5版)、《〈水浒传〉的作者究竟是谁——吕乃岩之〈试说罗贯中续《水浒》〉述评》(《菏泽学院学报》2015年第6期),引起学界的关注和热议。

三、总结、集成与提炼:

助推白驹场施耐庵成为学术共识

当代兴化学者在施耐庵研究上成就卓著者,以黄俶成、陈麟德、莫其康为其中代表人物。

黄俶成有专著《施耐庵与〈水浒〉》(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关于《水浒传》的作者,黄俶成同意施耐庵原作,罗贯中修纂,不排除第七十一回之后乃罗贯中续写。关于施耐庵,黄俶成认为他就是元人钟嗣成《录鬼簿》中的“施惠”,罗贯中即元贾仲明《录鬼簿续编》中的罗贯中,“施惠”与施耐庵为同一人,兴化人氏,并赞同施耐庵生于元成宗元贞二年(1296),卒于明太祖洪武三年(1370),终年75岁。联系地方文史,认为《水浒》第一回“遇洪而开”影射元代兴化县令詹士龙重修范公堤挖到“遇詹再修”,张荣“得胜湖大捷”与水浒义军的兴化因素。黄另有《从施氏档案考证〈水浒〉著作权》(《档案与建设》2000年第11期),对一些施耐庵档案的形成过程多有揭示。《世纪之争:施耐庵与中国长篇小说发源问题》(《扬州大学学报》1997年第1期),分析本世纪知名学者吴梅、鲁迅、喻蘅、任中敏、蔡美彪、戴不凡、罗尔纲、刘冬等关于中国长篇小说发源的观点,探其源流,指其得失,论证施耐庵创作我国第一部长篇小说《水浒》之功。文章依据可信史料,勾勒了梁山义军及其后裔南下苏北的线索、元杂剧话本衍变线索及施耐庵生平线索,提出“三线交合”促成《水浒》在元末明初问世的观点。

陈麟德近来发表题为《不留疑云在人间——昭阳古邑对施耐庵的呵护、追怀与探索》(《南京师大文学院学报》2017年第3期),是一篇总结性的论文,追溯明代宗臣支持《水浒传》付梓,郑板桥撰写施家桥神碑两侧对联,到陈广德为施氏宗祠题“新祠式焕”额并撰《施氏宗谱序》;直至民国以降,李详将施耐庵史料采撷入志,胡瑞亭、喻兆琦喻蘅父子撰文报导,陈同生、蔡公杰领导的抗日民主政府修墓致祭,建国后的施耐庵调查,刘仲书、徐彪如的《施耐庵历史的研究》脱稿,兴邑耆硕赋诗填词以贺;改革开放以来,致力于施学研究的学者成果辉煌。陈麟德为人为文,十分严谨,不夸饰,不苟从,多年来倡导“施耐庵”分属兴化、大丰两地,共有共享,持平之论为大多数学人所首肯。2014年大丰整理刊行盐阜耆硕周梦庄手稿《〈水浒传〉事物杂考》,该书主体部分写作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陈麟德撰文《吐纳珠玉卷舒风云》,对全书重点之处多所发明,称赞周著为后进提供了若干宝贵的启示,推动了施耐庵及《水浒传》的研究进程。陈麟德有《玩易轩文稿》行于世,《续编》正在梨枣中,两编凡百余万言,其中多为乡邦文史研究,于施耐庵生平多有涉猎,可资研究者参证。

莫其康主编了《兴化历史名人研究丛书·施耐庵研究》(凤凰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版),获袁世硕、李灵年、卢兴基等资深学者联合推荐。该书“既收有代表性论文,又有相关链接、存目辑览、图文并茂,是一部集施耐庵学术研究成果之大成的厚重之书”。其发表在《贵州大学学报》2012年第5期上的《1952年、1982年施耐庵身世调查成果的检阅与思考》,李灵年高度评价此文“是对60年来施耐庵研究成果的总结之作,也是揭开历史面纱、还原历史真相有胆有识之作”(《纪念文化部关于施耐庵身世调查60周年暨〈施耐庵文物史料考察报告〉发表30周年学术座谈会述要》,林骅、章琦,《明清小说研究》2012年第2期)。莫其康联系和促成了中国水浒学会、江苏省社科院和兴化市政府2012年4月在兴化联合召开《纪念文化部关于施耐庵身世调查60周年暨〈施耐庵文物史料考察报告〉发表30周年学术座谈会》,会后发表了《学术座谈会述要》,在施耐庵研究史上书写了新的篇章。

兴化学者在施耐庵研究态度和研究风格上,不畏权威,敢于论争,其韧性充斥于字里行间。百年坚守,几代传承,“白驹场施耐庵”成为学术界的主流观点,兴化学者贡献了集体智慧。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