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庐水城:兴化城区明清古民居概述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1-11-12 06:58 浏览次数:

明朝初期,太祖朱元璋为加强政权统治,恢复经济,大力推行垦荒、重农政策,移民屯田成为这项政策重要举措。“驱苏民以实淮扬”,将大量人口由稠密地区强迁至地广人稀之地。元末明初之际,兴化地域广阔而人口稀少,经过“洪武赶散”之后,人丁猛涨,二十多年时间,人口迅增七倍多,而迁移人口约占八成之多。

伴随人口移迁,还将苏南等地的先进文化、科学技术随之带到水乡,加之“二十年不纳粮”的鼓励之举,刺激了垦殖。从历史资料与相关记载来看,明代兴化县令多为勤政型,他们“集流亡、辟田地、建官署、迁学宫,百废俱兴,规制尽善”。纵观兴化历史,明代当属经济文化俱兴的历史朝代,涌现出宗臣、陆西星等学界大师,更有李春芳高中状元,而后升迁至首辅,与高谷、吴甡同称为兴化明代三相国。人口的增多,必然会带来居家建屋的硬性需求,经济发展为居家建筑提供了保障,文化趋盛为居家建屋增添了色彩。清朝进入康乾盛世,漕运和盐务成为国家战略支撑的十分重要的因素,扬州一度成为盐商及徽商集居兴业之地。雄厚的财力,不仅支撑了文化的繁荣,而且建筑之兴一度让人惊赞。经济文化的交流日盛,苏州古典园林在扬州被复制仿建现象颇多,徽派建筑形式也随着人员流动和经济文化交融走进维扬。苏南的石材、安徽乃至更远的浙江、湖南、江西、福建等地的木材等建筑材料在建设需求的召唤下纷至。

作为长期隶属扬州府的兴化县,地理位置距离并不算远,扬州经济文化的辐射,对古昭阳产生巨大的影响。随着商贸流量的进一步扩大,外地商贾来兴数量也越来越多,形成有“金东门”之称的兴化东门商贸繁荣的景象。太平天国兴起后建都江宁,大量人士从江宁迁至水乡小城以避战乱;加大了民居的需求。自宋代兴建城墙而形成的兴化城,其内城面积在经历数朝之后,已经无法满足建筑用地需求,最终在原城门之外和城墙外围,大量地兴建民居商埠,兴化城区概念已实际被大幅度拓展。而从当今文物普查来看,明朝以前的建筑相当罕见,现存的几乎是明代以后的产物,兴化城区古民居,明清朝代兴建的占绝对高的比例。

兴化从地域文化角度上来看,由于地理位置因素,属吴头楚尾,是吴文化与楚文化的过渡带。元朝蒙古族掌管天下,南下霸业,北方文化也随之南下。由于南方文化的根深蒂固,南北方文化交融在兴化地区尤为突出,明代时候的兴化城区民居,受北方文化影响,北派建筑风格较为明显,而清代的兴化城区民居,受南方文化浸润,徽派建筑风格较为突出,至清末受外来文化之浪冲击,出现了一些具有西洋风格及现代化风格的民居建筑。总体而言,兴化城区民居既有南方的清秀、典雅,又有北方的雄浑、简朴。更多的民居,经过多年跨朝代的维修续建,建筑风格已变成北派风格与南派特点兼俱,单纯地以建筑风格流派分类已难以明晰。

从现存的古民居(包括原址修建、移址迁建)来看,多为名人故居、府第建筑。其因为达官富商有财力兴建面积较大,间数较多的民居,而且材料相对考究,装饰相对繁华。寻常百姓民居面积偏小,间数偏少,装饰偏简。而今修建迁建的明清时代名人故居,如元老府(李春芳故居)、吴甡故居、刘熙载故居、宗臣故居、成家大司马府、陈五房进士第、家舒巷建筑群等均成为文物保护单位。

从群体而言,兴化城区明清古民居多借助以院落为中心的交往空间,房屋朝向基本向南,结构布局都有相似之处,有连三进,有四合院,大门朝东,后门朝西,家家都有门堂,以中国传统古民居中的“间”作为民居的基本单位,由“间”组成“屋”,“屋”围成天井组成“院落”。通常在民居建筑群中找到中轴线,建筑沿轴线渐次展开,以堂、院为中心分成若干进院落。通常由厅堂、穿堂、正屋、厢房、下屋等组成。而简单的民居无厢房,以主体房屋为主,较大的及中型民居有多个天井和院落。小型民居最简只有一个天井。厅堂是家庭活动的中心,也是联结整个民居的中心。庭院天井是民居不可缺少的内容,前后进三间用围墙相连而围成小天井,设小门相连,构成分连结合的小院落。天井面积一般较小,但基本可以满足采光通风、排水等各方面的需求。在不少天井内都凿有水井,以满足生活与消防之用。兴化城区明清古民居以平房为主,辅以二层楼房,极少有三层楼。少数规模大的民居府第,有两个中轴线,实际是两个民居建筑群相连,中间以围墙或巷道隔离,又留有通行的门道,整体民居建筑受官方营造规制的制约,建筑等级不越规。

就单位建筑而言,兴化城区明清古民居多为青砖黛瓦,屋顶多为低等级的传统双坡的硬山式屋顶。其显著特征是房屋两侧的墙屋面齐平或略有伸出屋面,两坡出水,由一条正脊(通常称为龙脊)四条垂脊组成。屋脊两端的山尖翘起呈正斜角,有的还有边脊,中脊正中多有镂空,或布有万年青等砖雕,屋脊边脊兽吻常有麒麟、海马、斗牛、狎鱼等对称砖雕装饰,这种设置被认为能驱邪避灾。而寻常人家常采用无兽吻的清水脊。墙顶端封檐结构顶,防雨水浸入,在檐口出水处,底瓦和面瓦均设瓦当。瓦当外面多凸雕图案,有牡丹、万年青等植物,有福禄寿财字样,还有与兽吻相依的神话动物形态,甚至有字图交加的瓦当。一些建筑有品字形马头墙,这是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特点。目的是利于安全居住,隔断有可能来自邻近居屋的火灾牵连。据有关人士介绍,这种“火墙”还有波浪形。民居外墙无外粉刷,而街巷拐弯处有折去墙角,拐角抹边,有人称之为“拐弯抹角”,或“左右逢源”,高度大约1米左右,拐角上方逐步挑出,似银锭堆积,喻“和气生财”。主要是方便行走和挑担转弯。

兴化城区明清民居一般采用穿斗或抬梁式框架结构,梁柱之间紧密配合,榫卯结构,明间面阔与柱高比例10:8左右,柱高与柱径比10:1左右。梁架上的柱间,有不少安装高浮雕和透雕刻成荷叶、山雾云、抱梁云构建,在满足结构要求的基础上又进行了装饰,增加了美感和气势。由于兴化地势低洼,潮湿度大,柱下一般多设石础垫柱,石础多为圆形,辅以方形,大小均比柱径大几公分,并进行雕刻处理,如刻成莲花形,称之为莲花座。由于抬梁式多用于大型建筑,在我国北方流行,而穿斗式小型建筑好采用,流行南方。兴化城区穿斗式比例较高,从年代上来看,明代民居尚有抬梁式,而清代穿斗式占统治地位。整个民居的墙只起隔离空间和挡风雨的作用,即使墙倒,而架依在,体现了中国传统民居的墙倒屋不塌之特性,同时由于木结构是柔性结构,抗震效果较好。

有实力的住家民居,门窗格扇上雕刻随处可见。多以八仙、财神、双狮盘球、鲤鱼跃龙门、飞禽走兽及万年青等题材。门均采用双扇内推,窗外推为主,多采用满天星、灯笼锦形式,有的木隔断还采用万字锦和步步锦形式。受营造法则的制约,民居为五架梁,为增大室内进深,一般在五架梁前增加一个轩廊或单步梁。轩廊顶卷棚式,略显气派,而单步梁是原结构的延伸,或是略有抬高,屋顶形成一个幅度较小的折线形。室内地面一般人家用方砖实铺,而有实力的多采用架空铺砖,甚至是木地板,以应对潮湿气候。院子地面铺青砖,四周设有明沟或暗沟,以便雨水汇流,象征着肥水不流外人之意,而水井几乎是每家必有,喻意为聚宝盆,同时也方便生活。

大门是民居的脸面,最为重视,是体现主人实力地位的首要象征。门厅成为普遍的选择。而门框宽大,大门厚实,设人字顶,有的门厅外侧设半人字顶。大门位置与外墙近乎齐平,亦有内凹。内凹者往往有石鼓,均作雕刻,或上圆下方,或长方形,内八字形凹形布置,都设门槛,普遍认为高者富足殷实。门前檐下,用青砖砖雕砌成仿木椽,图形以仙鹿花木等为主,几乎没有不雕之门厅。门对面照壁上的砖雕又是体现主人的地位和实力,往往比较考究,打磨与复杂的雕刻成为首选,内容也较为丰富,多采用戏文、福寿与吉祥如意等。

从建筑材料上看,砌浆用糯米汁拌灰,强度粘性较佳,木结构以杉木、柏木为主,亦有采用较为昂贵的楠木,产地多为安徽、江西乃至湖南、福建等地。石材主要是来自江南的太湖石,因本地工匠稀少,石雕相对砖雕而言较为简单,条石块石在使用上多在门前地面,少量的用于台阶。而砖瓦均以本地产为主。整个木结构一般只油不漆,常用桐油涂刷,亦有用桐油浸泡木材的传说。这样处理可以充分保持木材本色。

随着商贸业的发展,出现了如金东门地区的那样前店后坊居和下店上居的建筑,由于这些建筑主要是为满足工商贸易需求,居住功能反而位次,有研究者认为不应列入民居范畴。同时由于建造主人的文化差异、实力差异以及所处地理位置不同,民居更有其主人喜好的特征反映。如规模大小、布局结构、材料选择、图形雕刻等方面。甚至有的还专门造戏楼、叠假山、理水池、建环廊。门厅的位置朝向亦有不同,普遍的是除大门外,还有侧门、后门。有的还专门在院内设花园和小苗圃,甚至专门留下花园。有的民居在基本按主轴线对称位置以外,在一侧添加其它民居建筑设施。由于兴化历来文风昌盛,匾额和条幅字画的悬挂较为普遍。而并非纯正传统意义的民居——李园和赵海仙洋楼的兴建,成为兴化地区典型建筑,引起仿效,但由于种种原因,并未能呈现大批量出现,甚至出现仿效失败,但毕竟直观地在兴化人面前展示了苏杭园林和西洋建筑的风格。

修建复建的一批城区古民居,尽最大可能地利用原有砖瓦等材料,规模和结构上均按修旧如旧的原则,尺寸大小也基本忠实原有,可以反映出原建筑物的基本风貌和特征。因时代变化,民国时不少明清时代兴建的民居由于损坏而修建,不可避免地体现了时代特征。新中国成立之后,部分明清古民居曾作为生产生活之用,进行按需改建及修建,一些与时代相伴的如石灰等建筑材料得以应用,但从整体框架上仍可看出明清时代的烙印。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