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背后的“马背汉子”——访第28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艺术类评委推荐奖获奖者杨天民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1-12-10 14:05 浏览次数:

日前,第28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简称国展)评选结果正式揭晓。此次国展经过两轮评选、7天全网公示,从创历史纪录的29万余幅(10万余件)投稿作品中择优遴选299件入选作品,我市摄影家杨天民的作品《马背汉子》获得艺术类评委推荐奖(国展最高奖),此次获奖是杨天民继第23届国展获得一幅铜奖、两幅优秀奖之后,第二次在国展获奖。据了解,全国摄影艺术展览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每两年一届,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举办的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泛、规模最大的全国性摄影展览,自1957年创办以来已经成功举办了27届,共推出逾万幅佳作,全面展现了中国当代摄影事业发展和最高水准。迄今为止,杨天民有4幅作品在两届国展获奖,2幅作品连续在两届省展获金奖。

杨天民,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摄影家协会理事、艺术摄影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泰州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兴化市文联副主席(兼职);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特聘教授。2017年当选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为了探秘镜头背后的故事,本报特地采访了杨天民先生。

记者: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有关《马背汉子》的故事?

杨天民:近几年,我经常带影友去国内各地拍摄,担任摄影指导老师。2019年10月,我带队去南疆拍摄,我们从乌鲁木齐出发,拍胡杨、拍沙漠、拍峡谷,风光人文兼备,但是我最心仪的地方还是塔什库尔干,也就是拍《马背汉子》的地方。从喀什开车到塔县,需要六七个小时,一路上风光特别壮美,白沙湖、公格尔九别峰、卡拉库里湖、慕士塔格峰和塔合曼湿地,景色壮观、令人震撼。

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位于帕米亚高原,是一座高原之城,和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三国接壤,是我国国境线最长、毗邻国家最多的县,有“鸡鸣四国”之称,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故事就是发生在这里。塔吉克族人是中国唯一的白种人,塔吉克族有个风俗,谁家办婚礼,不像我们这儿办酒席,而是连续几天在家用羊肉糕点招待客人,唱歌跳舞,下午在村外进行叼羊比赛。两家各出10人左右参加比赛,场地有五六个足球场大,叼羊比赛用的羊内脏被掏空,留下皮囊并晒干,只要把羊扔进对方汽车轮胎圈里就得分。整个比赛碰撞争抢十分激烈,远处是雪山冰川,眼前烟尘滚滚、金戈铁马,选手们驰骋沙场、勇往直前,像一部宏大的历史影片。从中午两点到傍晚七八点连续几个小时都没有胜负,常人无法体会他们这么长时间一直处于的高强度对抗,我内心充满崇拜和敬意,从骨子里佩服这些真正的男子汉。

当时,我在现场手持相机特别兴奋,我的心情跟比赛选手们一样激动亢奋,用高速连拍追随他们纵横的身影,拍光了所有的存储卡,是正常采风七八天的拍摄总量,《马背汉子》就是这样产生的。

这幅作品我用心捕捉了马背民族勇敢彪悍的人物风采,画面的光影和场景,烘托出电影剧照般的民族生活情景,塑造出写实油画的艺术形象,也是我自己比较满意的一幅摄影作品。

记者:您对这次获奖想表达什么?

杨天民:来之不易,这么多年自己为摄影付出太多,摄影也是我最困难时候的支撑。这个奖是我跨越人生坎坷、也是我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入选国展是很多摄影人一直追求的梦想,但我相信这应该不是摄影艺术的“天花板”,而是应该像奥林匹克运动精神一样,生命不止,运动不息,应该勇于创新,不断攀高。摄影是我的终身追求,我希望自己能够把艺术生命继续延续,只要条件允许,我就会坚持自己的创作风格,尽可能为社会留点东西下来,把家乡宣传得更好一些。

记者:您与摄影那么有缘,听说您的父亲也从事与摄影相关工作,您从小耳濡目染,想了解一下您父亲对您的影响?

杨天民:我父亲是一位老摄影家,50年代开始,他从事摄影工作,留下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很有幸我从小就在影像天地里成长,记得小时候家里挂满了底片,寒暑假我都跟着父亲后面下乡采访拍摄,每次父亲拍完照回来,我总喜欢拿着胶片看,让我潜移默化中对画面的把握、对摄影的感觉特别强烈,在父亲的手把手指导下,我又渐渐地学会了配药水、冲卷、放大等技术活,后来直接独立操作了,所以说父亲对我的摄影艺术创作影响是极大的。

记者:您喜欢拍哪种类型的照片?您感觉摄影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以及在拍摄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杨天民:从事多年摄影,人文摄影是我的主要方向,其实人物是最难描述的,因为人物的内心世界因人而异,深不可测;表情会根据人物心情的喜怒哀乐而变幻莫测,难以捕捉。中国国土广阔,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每个民族、每个地方的人都有不一样的特色特点。早些年,我比较喜欢去西部地区拍照,2010年,《大众摄影》杂志社为我在北京大众影廊举办了“心路定格”个人摄影展,就是以西部人物为主题的摄影展,展出的35件作品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我的生活中早已经离不开摄影,摄影基本上占据了我所有的存在空间,与我融为一体。我要么是带队行进在拍摄的路上;要么在选片子、看片子,学习好作品,反思创作中碰到的各种问题;要么就是在为协会、影友做服务工作。至于说在拍摄创作中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时间能够定下心来反思自己,我特别期待将来能够有一天,能在喜欢的地方安静地待一段时间,按照自己的思想理念好好拍些照片。

记者:您不但自己出成绩,作为兴化市摄影家协会的主席,您更为兴化的旅游宣传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想必您对家乡的摄影也倾注了很大的心血。能够讲讲吗?

杨天民:是的,我一直把镜头对准家乡,倾心拍摄水乡的风土人情,无论是作为摄影家协会主席的职责,还是个人对家乡的热爱,都责无旁贷。

作为兴化的摄协主席,首先要和大家一起拍摄创作,出成果出作品,我和我们兴化摄影人的油菜花作品,不少已经成为中国名片、江苏名片和家乡名片。同时,十几年来,市委、市政府支持我们共举办了5次全国性摄影展赛,每一次摄影展都是为了宣传兴化,推动兴化旅游经济的发展。全国各地摄影师都来拍摄投稿,北到辽宁黑龙江,南到广东广西都来拍兴化,每一个摄影人都是推介兴化的义务宣传员,他们不仅仅投稿,还通过朋友圈、QQ空间、微博、自媒体等方式传播,对宣传兴化同样起了非常巨大的推动作用。同时,通过组织摄影展赛,很大程度上也提升了本地影友的拍摄创作技能水平。真心希望上级领导能够继续支持举办高水平的摄影活动,让兴化摄影做出特色,做出品牌。摄影也是生产力,浙江丽水、安徽黄山、山西平遥等地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我们兴化旅游推广发展,更需要学习借鉴。

记者:作为摄影家协会主席,您对协会未来的方向有什么打算和期待呢?

杨天民:油菜花开的季节,很多影友每天凌晨4点多钟就在景区观景台等候拍摄日出风景,我经常跟影友们讲,不要只盯着景区拍了,现在兴化处处是美景,也拍拍乡间小路上的风景、城乡建设的变化发展、工农业生产场景、劳动者的精神面貌,要拓展一下境界、眼光、思维,要跟上时代的发展,与时俱进。目前,我们兴化的摄影事业总体很好,风气正,在全省县级摄影水平中等偏上,但记录社会生活的少。上世纪很多老照片,放到今天都很珍贵,现在反映我们兴化老城区的照片太少,西门东门北门老街区应该多拍、多留存,要记录兴化的社会变迁。

至于说对协会未来方向的打算和期待呢,我希望摄影事业后继有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如果多给年轻人一点时间和空间,只要他们能沉下心,不急功近利,我们各方面再多些引导和支持,就会有更高的发展,兴化是一个取之不尽、拍之不尽的摄影创作风水宝地。

今后,我会继续和影友们在摄影的道路上砥砺前行,多拍片、拍好片,出作品,让国内外更多的朋友知道兴化、喜欢兴化,来兴化旅游观光,投资兴业,争取为家乡经济、文化多做贡献。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