镕经铸史,动合自然——任陈晋的菜花诗与思乡诗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1-03-26 08:39 浏览次数:

任陈晋生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字似武,号后山。他的祖母是江都人陈氏,陈晋是其长孙;因祖母娘家乏嗣,他跟从祖母姓陈名晋,入江都籍,为陈氏嗣孙;又因大伯任镳也无后,又以他为嗣子,他就兼祧两家。

他的上代五世都是贡生或廪生,有任县令、知府的,他的父亲关注水利,有治水良策,县志有传。他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雍正四年(1726)乡试中第六名举人,乾隆四年(1739)成进士,归宗为兴化籍,复本姓,为任陈晋。乾隆三十一年(1766)去世,享年78岁,有《燕喜堂初續文稿》及《似武文稿》各一卷、《后山诗集》四卷,所著《易象大意存解》采入《四库全书》,嘉庆《重修扬州府志·文苑》、咸丰《重修兴化县志·儒林》有传。

任陈晋51岁与沈德潜、袁枚为乾隆四年同科进士。当时沈德潜67岁,中二甲第8名,授翰林院编修,得到乾隆赏识,历任侍读、内阁学士、上书房行走,到乾隆十四年(1749)已升任礼部侍郎,而此时任陈晋仍在家中等待授官已10年之久。由于他“不肯折节以应世”,比如已任礼部侍郎的同年进士沈德潜,如请他关心也许对授官有所帮助;再如乾隆元年任陈晋应试落第,和郑板桥同受知于顺天学政崔纪,就在崔纪文幕中“校士直隶”,“各郡生童试卷一惟后山主持甲乙,间有裁答章奏,亦无不出后山手”(崔纪《后山诗集·序》),可见崔纪对他很是倚重;乾隆四年他中进士时,崔纪已任湖北巡抚,后来任国子监祭酒、江苏学政等职,可是任陈晋就是不肯请他帮忙。中进士后他等了12年,才授徽州府学教授(正七品,相当于今教育局长)。

清代中进士名次靠后者,要候选10多年才受授官,在当时并不奇怪。如果没有一定人脉关系和政治背景,又不花钱送礼,等多年是常有的事。因每科取的进士人数多,官员空缺少,只有一甲及二甲名次在前的进士可直接授官,其他的只有待选;要想早点授官,非得求权贵,找门路。郑板桥是乾隆元年二甲第88名进士,中式后留在北京一年多,曾写信呈诗给当时的高官《读昌黎上宰相书因呈执政》,也请顺天府学政崔纪推荐,但“三荐不售”,直到乾隆六年春天再次入京,得到乾隆叔父慎郡王的青睐,到次年春才授范县令,也等了整7年。因而作为三甲进士的任陈晋,又“不肯折节以应世”,等了12年,到63岁才任徽州府学教授,也就不足为怪了。

任陈晋到徽州任职后,当地的老师和学者没有不心服的,这是因为他以治《易经》闻名于世,《四库全书》对他《易象大意存解》的提要评价很高,赞扬该书能“折中诸家之说,明易象之大意”,是一部汲取了研究易经的各家论述,形成自己看法,阐明“易象大意(六十四卦)”的专著。他自己也说,古代解说《易经》有数十家,“书可充栋”,他是综合各家之长,提出己见,如酿花成蜜,对后学者读易经大有帮助。

由于他“优柔六经三十余年,未尝一日废也”(孙勷《似武文稿序》),经学研究功底深厚,徽州士人“心服”,兴化四牌楼的匾“经训贻芳”就是为清代进士任陈晋、任大椿祖孙二人而立。“经训”指他们经义训诂之学研究成果丰硕,“贻芳”指留芳后世。任陈晋研读《易经》的小楼,称为“六十四以之堂”,书斋取名“以斋”。“以”就是“用”,他要用易经六十四卦大象来理解“天地万物之理”“吾人身世之道”,还用“以斋”作为自己的号。后来小楼也成为任大椿的读书处,已易地重建,至今尚存。

任陈晋是学者型诗人,有《后山詩集》四卷,收入《清代诗文集汇编》,现存诗305首,其中四、五、七言及杂言古体诗68首,五言律诗152首,七言律诗101首,七言绝句72首,五言排律2首86韵。他的诗能镕经铸史,动活自然,抒发真情实感,有杜甫、王维、孟浩然诗的意蕴,进入盛唐诗人的妙境。

任陈晋生平不喜为酬应诗,所存诗“大率皆南北道上触境抒情之作”,除写赞美家乡的诗外,在徽州为官三年写的诗较多。正如他在《后山诗集自序》中所云:“新安处万山中,地幽绝糈(xǔ,粮食),俸外一无羡入。学旁有隙地,日课僮种菜以供口食。”因此他写了多首山区百姓困苦、自己冷官艰辛和咏叹家乡、怀念亲友的诗作,“脱口自然”,抒发真情实感,具有动活自然的特色。

先看他赞美家乡菜花的诗,如《偶怀家乡风景》:

三十六垛菜花圃,六十四荡荷花田。

虽无险峻奇风景,恰得平流自在天。

兴化是水网垛城,任陈晋想到家乡有“三十六垛”菜花,“六十四荡”荷花,春、夏两季,菜花如金,荷香四溢,处处风姿绰约。在水流平缓的河荡中乘船徜徉,是何等安闲自得,身心舒畅,并不因为没有向歙县那样险峻的山崖而逊色。用平实之语,抒发怀恋家乡的真情,有唐代田园诗的韵味。

再如《看菜花·同邑令汪蓉洲》

一棹平沿郭,千流暗汇村。

水香纷过岸,花径曲成门。

绣被人讴鄂,黄裳象拟坤。

河阳处处锦,不隔武陵源。

诗题后所注“同邑令汪蓉洲”,是记当时他和兴化知县汪芳藻看菜花一事,“蓉洲”是汪芳藻的字。汪芳藻在雍正九年到兴化任知县,他能用经书上的道理教育吏民,“振励风俗”,郑板桥就在这一年除夕前一日呈诗给他,诉说自己的困境,得到他的接济,渡过年关。汪芳藻在兴化任职3年,“士民爱之”。他“工诗及骈体文”,任陈晋作为举人,是他的诗友。

这首看郊外垛上菜花的诗,首联写他们坐船荡桨,沿着城外的河道行驶,所见“千流暗汇村”的奇特水景:村庄四周的垛田被千百条沟渠分隔开,由于垛高四五米,四面有斜坡,都长满菜花,因而在船上放眼望去,只见垛上菜花,而沟渠中的流水,只能在众垛的菜花之间暗暗地流向村庄。用“千流暗汇村”反衬垛上菜花的茂盛。

颔联“水香纷过岸,花径曲成门”则是写菜花开放后垛上奇特花景:水上的花香随着春风飘到岸上,四处弥漫;垛与垛之间因茂密的菜花向水沟的空间伸展,在水沟上方似乎连在一起,船行驶在垛间沟中,就在菜花搭成的拱门中前进,如同在花径中行走。

颈联“绣被人讴鄂”,是说在船上看到的垛田概貌,仿佛是盖了绣花的被子,村民们在鄂(通“萼”,花托,这里代花)中“讴”(唱着歌),一片太平景象;“黄裳象拟坤”中的“象”指“形状、样子”,“拟”是“类似”,“坤”指女性。《易·系辞》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故至今我们还称女角儿为“坤角”,女包为“坤包。这一句也是说船上所见:菜花盛开的垛田就好像是穿着金黄衣服的女性,显得雍容华贵。只是“象拟坤”并不直白,有点镕铸易经的意味。前两联是分写水和花,这一联是合写菜花像盖着的“绣被”与穿着“黄裳”的女性,具有相映相衬特色。

在尾联“河阳处处锦,不隔武陵源”中,“河阳”本指河的北岸,这里代兴化郊外,阳光下处处菜花怒放,如黄色的锦缎;“武陵源”用典,指桃花源,出自陶潜的《桃花源记》,借指清净幽美避世的隐居之地。“不隔”指不阻隔,是说这里就是可直接到达的“武陵源”,是理想的隐居处。这首诗把所见垛上菜花之美写到极致,是古代写兴化菜花诗中的上上之作。

任陈晋笔下的徽州府学教授生活艰难,要自己种菜、浇水,住破房,吃粗粮,与唐代的“广文先生”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难怪他叹息“嗟余一冷官”,因尝尽了冷官的酸辛,使他更怀恋家乡和亲友。在徽州任职仅3年,他就告老回乡,写了13首《杂忆》,现举3首。

其四:沧浪亭子畔,俨有故人知。一揖为君话,三年系我思。城湾津浩淼,桥侧路高低。是我还家径,春风正好吹。

这首诗想象自己到兴化南门沧浪亭畔登岸,竟遇到老友叙旧,然后沿河过桥走在回家路上,吹着春风,有点杜甫“青春(代春天)作伴好还乡”诗意。

其八:吾家好孙子,十岁喜能诗。属有惊人句,时投念我词。当杯呼小友,逢节忆佳期。微禄何堪系,言归作塾师。

这首诗写想念10岁能写诗的孙子任大椿,回家后饮酒多了,竟称孙子为“小友”;特别是遇到节日,更想着回去与亲友团聚的日子,决心不再系念这俸禄微薄的官职,不如回去做私塾老师。

《偶怀家乡风景》其二则云:

米薪自喜租能供,鱼蟹人遗(wèi,赠送)少索钱。何似此间艰一饱,长斋苦节直经年。

“米薪”指家里食用的米和烧饭的薪柴,能有出租土地的佃户提供,无需操心;鱼蟹等菜肴还有人赠送,花的钱较少,而在徽州为官吃饱饭都艰难,整年如出家人吃斋茹素;两相相比,更能触动诗人对家乡的思念,对故园粳米饭的梦绕魂牵。

“以时事入诗”,言前人之未言,有独创性,是杜甫在我国诗歌史上留下的伟绩;语言灵动活泼,则是王维、孟浩然诗的亮色,而这些都被任陈晋继承和发扬。他的这些诗写当时之事,流露天真,无雕琢痕迹,舒发动活自然之情。正如他的同年进士、诗人徐孝常所说,他的诗“宛乎摩诘襄阳相为靓面”“至其镕经铸史,以学问发性情,则崒尔登少陵之堂”,认为他的诗与王维、孟浩然风格相近,抒发性情有杜甫诗的特色,评价甚当。

他在《存田诗序》中谈及明清兴化诗人,赞扬明代宗臣“名豪海内”,吴甡“自为哀怨悲愤之音”“嗣响少陵”。清代兴化诗人“颇以风雅推重吾乡”,李沛、李沂“五律宛乎王孟”,李国宋“歌行似太白”,王仲儒“七律亦具少陵遗意”“大都皆迫三唐,格高体重,辞检律细。”认为宗臣是兴化诗派的旗帜,形成了由晚明辅臣兴化吴甡及清代诸公组成的昭阳诗派。吴甡诗学杜甫,李沛、李沂的五律很像王维、孟浩然,李国宋的古体诗像李白,王仲儒的七律有杜甫的痕迹,也就是说,晚明至清代的这些昭阳诗派的重要成员,他们的诗作,都有取法盛唐诗人的特点,在学习盛唐诗方面都下过功夫,但对中唐、晚唐诗并不排斥;而任陈晋自己也继承了兴化先贤的诗学理念,取法杜甫和王、孟,是兴化昭阳诗派的中继者。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