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恒珍:与光影有约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1-05-21 14:00 浏览次数:

放映机、银幕、喇叭、胶片、发电机……久违的乡村电影场景一下子又回到笔者身边,炒熟的蚕豆特有的焦糊味,尘土和庄稼的气味,姑娘们芬芳的雪花膏迷人而香浓的味道,嗒嗒作响的发电机散在空气中的汽油味,仿佛带你穿越时空,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行走在昭阳湖畔,高耸的电视塔下,仿佛这里注定与光影有缘。

楼道边,一张精美的电影海报似乎在提醒着此处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一位青年正端坐在桌边,面对一台长江牌放映机,逐一认真地清理过滤网、过滤器、氙灯表面灰尘……此刻的他正仔细地清洁、擦试、润滑,确保达到要求。

当笔者说明来意后,青年笑着告诉笔者:“我就是戴恒珍,在里下河地区收藏的放映机较全的要数我了。”这时一位慕名寻访的藏友说:“小戴在我们里下河地区很出名,他收藏的放映机种类齐全,有固定式35毫米放映机的座机,还有提包式的移动式16毫米放映机和国外非常流行的8毫米放映机。”

擦试的男子名叫戴恒珍,他介绍起这些“心肝宝贝”滔滔不绝:“在国内电影放映年代,大概是1950年至2000年。一有机会我就到全国各地去淘去收,国产品牌有井冈山、长江等,国外的有瑞士的宝莱克斯、德国的莱斯等近130多台放映机,电影旧拷贝总时长200多小时,各类幻灯片300多张。”

戴恒珍喜欢收藏电影放映机源于自己的情结。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有的村里还没有通电,更不谈电视、电脑,就连收音机,也为少数人所拥有。那时最开心的事情,一是过年,二就是看电影。“我有个姑爷爷就在公社电影队,每隔一段时间就到村里轮流放电影。听到电影队放映船要来村里放电影的消息,我们就像快乐的小鸟,呼朋唤友,奔走相告,生怕还有谁不知道!大人们也把放电影当件大事,收工后赶紧准备晚饭,免得耽误看电影。电影放映一般都在队里的晒场上,栽两根比房子还高的竹篙,将挂银幕的绳子往两边一拉,在大篙子上系牢。再在其中一根杆子上挂一个高音喇叭,接上电线。”

“打谷场正中间摆一张大方桌,方桌的一条腿上绑一根竹竿,挂上灯泡。桌子底下放着放影箱,桌上架着放映机。一切准备妥当,姑爷爷才到大队干部家吃晚饭。庄上各家各户的孩子,早已根据家里的人数,搬了椅子、板凳,抢占最佳位置。为防止自家的凳子被别人挪走,吃饭的时候,家里的小孩轮流看着。我有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扛个凳子往姑爷爷放映桌边一放,小朋友们也知道有这层关系,自然也不与我争。《地雷战》《地道战》《铁道游击队》《敌后武工队》《侦察兵》《渡江侦察记》《三进山城》《车轮滚滚》……看得我们热血沸腾,心中的英雄情结悄然而生。”

“那时候用发电机发电,通电后,姑爷爷把大转盘片子按上去,开机后,放映机的投影灯像一束光一样,直射到银幕上成显出影像,电影就开始了,看电影的人神情随故事情节的变化而变化,紧张、愤怒、欢笑、欣喜若狂……而此时的我就想,如果我有一台放映机就好了。”

“这个梦想伴随我参军入伍,2004年,我在北京军区某部服兵役,新兵连没结束,就被营长选去当通讯员,通讯员与各单位联系比较多,我当时与宣传干事处得不错,宣传干事其中一项工作就是给战士们放电影。久而久之,让我重新萌生了放电影的兴趣,慢慢地又琢磨起电影胶片和放映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宣传干事那里有很多的过期旧胶片和一台破损的电影放映机,它们搁置在仓库的一角。”戴恒珍微笑地说,“别人当是废品,他当成宝贝。左缠右磨,左说右劝,很便宜就淘到手。”言语中,我估计这应该是他收藏的第一件吧。

戴恒珍对他的藏品如数家珍,“我做的活,品种、属性、规格,全都存在我脑子里,我是用心在做。如果心不入行,很难。”他如是说。

“宝莱克斯BOLEXS321电影机放映机,16毫米,瑞士,光源:1000,钨灯电压:220V1.制作工艺;该款机器全金属工艺,无论是外壳还是内部构造,几乎全部都是金属材质。”戴恒珍现场介绍说。这台机器缘于一次小范围的聚会,与刚认识的北航飞行员交换得来的。

他告诉笔者:刘备有三顾茅庐拜访诸葛亮的故事,他收藏放映机也有三顾茅庐的事,一次探亲的途中,听到盱眙的战友说兴隆乡文化站王站长家里有台长江16Y型的放映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机型,于是第一次探亲直接陪老友去了王站长家里,说明来意,王站长很热情地接待了他,满脸微笑中看到他满头白发,就明白他亲历了从8.75毫米到35毫米胶片机,从黑白、彩色再到高清画面……他见证着基层电影放映事业的变迁,也倾注了他个人情结在那台长江放映机里。第二次,他一个人独自去了盱眙,因为路况不是很熟悉,加之通讯又不便捷,错过了去兴隆乡的班车,最后遇上好心的拖拉机手,将一路颠簸、一身尘土的他送到目的地,王站长很是感动,王站长说他自己是看着新中国农村电影事业的发展,有点割舍不下,还是婉言谢绝意愿。说到动情之处,他热泪盈眶。“记得第三次那年我准备安置的时候,接到王站长的电话,希望我过去一下,虽然当时我正处在洽谈安置的相当事宜,但我还是挤时间赶到王站长的家,他将保存完好、功能依旧正常的长江16Y型的放映机郑重地交到我手上,让我好生对待。在接过长江16Y型放映机的瞬间,放映机寂静无声,无声的光影照亮了前行的道路。我明白王站长托付的责任,我应该担当传承起来。”

戴恒珍说了自己的烦恼,当他从外地淘到一台心仪的放映机时,结果被快递公司摔坏或有明显的瑕疵,心里非常地懊悔。

还有就是收集的电影旧胶片多了,保存是个难题。防潮、防尘都要花很多时间、精力,他有些力不从心。“目前家里几十台放映机还没法展出,几乎塞满家里除睡觉的地方。”戴恒珍如是说,

“待条件成熟后,我想办一个放映机博物馆,免费供游客参观,也为文化兴化旅游发展尽一份力。”戴恒珍说。

“收藏是一种诗;它对物品和周围环境进行洗牌,并赋予其额外的意义。”戴恒珍的电影放映机——自己独特的收藏爱好,以收藏为乐,书写他的独家记忆。这些记忆,却像一坛陈年老酒,在岁月的风霜里,历久弥香!香弥中更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