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朝忠荩:成琎和成谐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1-05-07 08:43 浏览次数:

书传锄经堂

“两朝忠荩”匾的另一位主人,叫成谐。这是成氏家族中的又一位忠臣良将。

成谐(1516—1545),字和仲,号斗野,为成琎之五世孙即玄孙。相传成谐母亲陆氏怀孕时做了一个奇特的梦,“梦伏波将军抵其室”。伏波将军马援是东汉开国功臣之一,娴于军事,平岭南,击乌桓,一生戎马,战功卓著,最终马革裹尸,不死床箦,为国尽忠。如此梦兆,似乎预示了成谐后来军旅生涯的不凡和悲壮。梦之所见,心之所想,实际是期望孩子长大后也像伏波将军那样建功立业。

成谐天资聪颖,仪度不凡,为人豪爽,气宇轩昂,喜骑射之术和佩戴刀剑,并好钻研孙吴兵法。相传他小时候与小朋友在花园里嬉戏,从土里挖出一只密封紧致的铁盒。其他人使尽力气都打不开,成谐却毫不费劲就打开了。铁盒里藏着一部《孙子兵法》,该书封面上竟然写有“成谐读”三字!这个看起来神奇的传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很早就爱阅兵书,嗜研兵法。后来成氏家族将正厅堂名确定为“锄经堂”,意即锄地而得武经《孙子兵法》,用来纪念成谐。倪姓祠堂也多以“锄经堂”为名,那是出自西汉倪宽“带经而锄”的典故。倪宽自幼好学,因家贫,只好给别人做佣工维持生计。但他少有大志,每次下田劳作,总将经书挂于锄钩,得便即认真诵读,终为汉武帝赏识,官至御史大夫。以“锄经堂”为堂号,有“锄经种德”之意,表达“半亩砚田余菽粟,数椽瓦屋课桑麻”之追求。成氏以“锄经堂”为堂名,应也有此意。

在兴化成氏家族的血统中,不仅有执戟从戎的血性,也不乏诗文载道的灵性。被尊为“吾兴诗家鼻祖”的元末著名诗人成廷珪,就是成氏家族中的一员。成廷珪,字原常,在成岩甫迁兴之前即已生活在兴化。因居所多植竹,自题匾“居竹轩”,号“居竹”,处元末乱世不求仕进,隐逸自适,飘游江南江北,以诗会友,诗风恬淡,不事雕刿,功力工深,所著《居竹轩集》四卷后来被收入《四库全书》,声高名远,卓尔不凡。故成谐在其成长的生涯中,也是载文载武,齐头并进。

少负才志、文武兼修的成谐,不仅娴于武功韬略,同时又是一名秀才,能做一手精美的骈文俪句,且精通天文、星象和卜卦之学。他曾师从太宰熊北原研究星象,每次都比较灵验。专门筑室于城东浩渺平阔的东门泊边,仰望星空,观察天象,推演义理。“君生而倜傥,时搦管为骈俪语,渊蓄泉涌,见者壮之。筑室东湖上,左图右史,星历纬象,六甲六壬,诸秘诀皆烛其奥,尤深于兵家者言。”为文则洋洋洒洒,慷慨激越;观象则登堂睹奥,烛其精妙。这使他既善于分析,精于运筹,又能充分而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思考,而他最感兴趣、用力最勤、事功最深的,还是兵家之说。当然,更可贵的,还有他自先祖那里秉承的立意报国的忠荩操守。他曾著有《天文正误》《车战说》《孙子阵法新论》《海道一览》《斗野集》等书,超群出众,名闻远近。

明嘉靖十六年(1537),南方的交阯国不来朝拜,兵部尚书毛伯温应诏令调兵前往征剿。经过广陵时,听说成谐盛名,将他延请招致幕下。在毛伯温那里,成谐屡献良策,多被毛公采录。但他不想局促在这里,仅作献谋划策的文职事务,于是毅然向毛公请辞而归。

但回来后,他发现自己放不下请缨之志,对边檄之事的关注远远大于对藻墨之辞的兴趣。感慨之余,他意识到自己的志趣还是在烽烟弥漫的疆场。一次,熊太宰来信让他到京城的舍下见面,在那里,他认识了更多的人。大家也将他引为奇人。

当时南方战事不激烈,而北方鞑靼诸部为夺取中原汉地物资,屡次攻扰边境,以武力犯边,狼烟四起,战事紧急。朝廷招募“海内智勇之士立功边徼”,到边关效力。成谐经人推荐,咨访宣(府)大(同)总督翁万达。翁万达一见到他,就认定他是武略之才,认为其堪比战国名将廉颇、李牧,于是将他招致幕下,享受与尹秉衡、王邦直等豪杰之士同等的器重和礼遇。明朝嘉靖年间,边疆守臣中,智勇莫过于翁督,翁公幕下英才济济,不乏多谋善略者,而最受倚重的则是成谐和另一位河南人王邦直。至此,兴化成氏的这位奇士终于踏上了他梦寐以求的战场。

星落鹁鸽峪

1545年,嘉靖二十四年,八月,蒙古俺答部十万骑兵进犯大同。翁万达向成谐问计,成谐提出要拒敌于城外,阳和卫(今山西阳高县一带)是通往宣府、大同的要道,沿线铁里门、鹁鸽峪两处为边防要害。守住两关,至关重要。翁万达因此移府阳和,先用铁水浇裹关门,然后布兵把守铁里门和鹁鸽峪。成谐与磁州勇士王邦率三千兵士共守鹁鸽峪。时当月半,关外刚下完一场大雪,月光照处,亮如白昼。成谐心想:雪月交辉之下,沟堑已限制不了敌军的行动,万一他们突然袭击怎么办?于是他到各个军营巡查检视,下令“张炮垒石,布强弩塞诸隘口”,不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他的预判是正确的。

该来的终于来了。鞑靼大军汹汹而至。第一波是偷袭,鞑靼出动了六百骑兵,以山沟为掩护,悄悄地逼近。但迎接他们的是枕戈待旦、严阵以待的大明官兵。成谐偕同王邦直相互呼应,前后夹击,经过一番激战歼敌过半,首战获胜。偷袭不成,就明火执仗。

八月十七日,敌人选择精兵从两边展开大规模合攻,明军结成方阵抵挡。成谐亲率士兵奋勇冲杀。一方张牙舞爪,杀气腾腾;一方破釜沉舟,视死如归。拼杀的结果是:敌方损失了一员首领和无数士卒,灰溜溜败退。蒙军军心涣散,预备撤退,却有人探知明军已不足千人。当天傍晚,不肯善罢甘休的敌人从四周调来数万兵马,再度合围明军,里外七层,密密匝匝。大敌当前,成谐与王邦直不愿溃围而逃,继续与敌军展开死战。成谐手按剑把,大声呼喊:“捐身报国,臣子职也,何退懦为哉!”身先士卒,奋力搏杀,俨然东汉伏波将军马援神勇再现。能征服恐惧,就能战胜死亡的阴影。在他的感召下,士兵勇气倍增,一番激战,又杀敌数百。夜幕降临了,倾覆而来的夜色和将士们的心情一样沉重。鹁鸪峪听不到鹁鸪的叫声,只听到战士冲锋陷阵的呐喊声。战场上鏖战正急,将士们精疲力竭,而援兵迟迟不到。他们曾经苦苦坚持的一丝希望,并没有变成辉煌的前景。当坚持的信念被冰冷的现实辜负,是何等的失望!他们看不到远方,甚至已看不到天亮。留给他们的,只有等不到援军的浴血奋战和亡命支撑。黑云密集,众寡悬殊,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最后,所有的箭矢都射完,可供投掷的块石也已用光,伤亡惨重,弹尽援绝,手下能战斗的将士越来越少,蜂拥而至的敌人只见其增,不见其减。蒙军决定最后一搏,他们集中战马,联辔而进,大举压上,围攻不断加剧。成谐与王邦直凛然不惧,拼死抵抗,凭勇气支撑到最后一息。终因寡不敌众而大势难挽,王邦直以刀自刎,成谐亦受重创力战而死。相传只有一条大腿被部下抢回。“大星一夜军前落,留得云屏海月孤。”成谐殉难时年仅30岁,像伏波将军那样马革裹尸,血染疆场,用自己年轻的生命绽放了一朵忠荩之花。

英雄为国尽节捐躯的事震动朝野,嘉靖皇帝下诏赠封成谐为都指挥佥事,一子世袭百户,并命千户彭厉等护送成谐灵柩回归家乡兴化安葬,墓葬兴化城南马场基郑家垛祖茔,探花、礼部左侍郎海门人崔桐志其墓,并书写了一块“两朝忠荩”的匾额悬于城中心四牌楼上。成琎为明永乐、成谐为明嘉靖两朝以身许国,故匾曰“两朝忠荩”。荩者荩臣,即忠臣。朱熹解云:“荩,进也。言其忠爱之笃,进进无己也。”在阳和卫和兴化沧浪河畔建“奋忠祠”旌表其忠勇,内悬 “致身马革”(嘉靖皇帝题额)匾,故又称“致身马革”祠。不久朝廷又追赠成谐为明威忠勇将军,与成琎同入乡贤祠崇祀。

有诗赞曰:“大敌乘虚至,当关面面营。朔风寒剑气,孤月咽笳音。可奈龙城圮,翻偿马革盟。褒忠垂庙祀,百代此书生。”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英姿勃勃的成谐以身殉国,正当而立之年,男儿立业的黄金岁月。年轻而大志未竟的他令人痛惜,比他还小一岁的妻子沈氏同样令人敬佩。二十九岁的沈氏是同乡湖北武昌同知沈致中之女,身出名门,通经史,工诗文,明大义。谁不想“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陪君相皎洁”?可她日思夜念等来的,却是夫君的噩耗!等成谐灵柩回归家乡,沈氏“哀泣几不自存”,亲自写下《祭将军谐公尽忠沙场文》,泣血哭奠:

邸报闻丧,我夫战死沙场。两泪千山隔,使我哭断肝肠,英灵有知来故乡。妻奠酒,子焚香,恸苦孤孀。

恩封三品,贵荫袭,一枝芳,报国功勋在朔方。平生志节,万古纲常。呜呼哀哉!尚飨。

昭示子孙缅怀先祖的“报国功勋”和一生的志向、节操。此后,沈氏誓志不再吟咏,独立奉姑教子,使儿子成嘉谋出人头地,守节至八十一岁而殁。朝廷封其为“恭人”,世称“一门节烈”。

成谐之子成嘉谋,字怀斗,成谐为国捐躯以后,成嘉谋受荫封世袭百户,为兴化千户所百户,因在嘉靖年间抗击倭寇的历次战斗中,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参加了县城保卫战和刘庄、白驹茆花岭歼灭战,后被调往盐城,防备倭寇,军民相安,擢升为千户且世袭,并赐予“功隆保障”的匾额。

成琎、成谐,公忠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大义大德,可歌可泣,一腔碧血,两朝忠荩,万人感奋,千古传扬!

值得庆幸的是,气势恢宏的成氏司马府历经600年沧桑,一直保留至今,一幢幢青砖黛瓦、水磨砖砌的建筑,一处处木雕、古井、垂花带着历史的印痕躲过了一次次劫难,仍形制完好,一展明代府邸的规模和格局,以及官宦世家的显赫地位与不凡气度。悬于厅堂上的“两朝忠荩”“锄经堂”等匾,修葺一新,光彩焕然。古宅古巷背倚古城墙,形成古城一处堪发思古之幽情的胜境。

(下)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