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需要浇灌,需要滋养——第十九届楚水笔会侧记

信息来源:兴化市融媒体中心 发布日期:2021-07-16 10:55 浏览次数:

7月10日下午,50多名文学爱好者欢聚古镇戴窑,相会楚水笔会。这是文学的魅力、文学的热情、文学的力量!在第18届的楚水笔会上,庞余亮说过“我们正在创造一个中国文学的奇迹,这是楚水笔会的一个奇迹”,纵观全国所有文学笔会,连续十九年如约而至一场文学聚会,这种文学现象本身已经成为兴化文学的传承和积淀,成为兴化文学爱好者实现文学梦想的基石和底蕴。

活动在观看戴窑镇的宣传片中拉开了序幕,在场的所有人感受到了戴窑镇浓厚的文化氛围。早在元代,这里就流传着张士诚“十八条扁担齐上戴家窑,一路兴化村”的故事,以及刘伯温下令凿井72眼、建窑72座的传说。泰州学派代表人物之一,被人们誉为“东海贤人”的一代理学大师韩乐吾就出生于此。韩乐吾勤学传教、乐善好施的美德流淌在当今戴窑人的血脉里……

前不久,江苏省2020年度报纸副刊作品评选结果揭晓,《兴化日报》有5件作品获奖,获奖数及奖次位于全省县市级报前列。笔会期间,获奖者们分享了自己的创作心得和感受。

温文尔雅的张学诗发自内心地感谢楚水副刊,他说:“从最早的副刊编辑,一任一任地走过来,我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热情,感受到他们对于文学爱好者以及初学写作者的一片真心。没有楚水,没有楚水一任一任的编辑,就没有兴化文学走向今天美好光明的情景。”来到戴窑、深为感动的夏红卫说,戴窑是他的第二故乡,因为从2013年到2018年,他最好的青春时光都挥洒在戴窑这方水土上。夏红卫说,由于工作原因,他有10年时间暂停了写作,他要感谢单玫和徐兴旗的鼓励,让他又重新拿起笔进行创作,所以就有了现在的二十四节气的十八个节气,幽默风趣的他用一个儿童夏小满的眼光来做记录,用这样一双眼睛来告诉读者小乡村里的大世界。谦虚的陆泉根表示,每次参加楚水笔会都诚惶诚恐,他认为自己写作是比较晚的。参加了10次楚水笔会,每次楚水笔会回去后,他都信心满满地要写作,过了一段时间后就有一种惰性,后来庞余亮给他鼓励。他觉得写作既要交流,又要自己琢磨。他希望所有写作爱好者能够一起交流,共同努力。在戴窑镇教学的金鸿美早早地就等候着大家的到来,他首先表示感谢《兴化日报》把第十九届楚水笔会安排在戴窑举行,让戴窑更多的文友“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机会参与笔会活动。他听说庞余亮也来戴窑,这让他想起30多年前的事,他觉得有些人、有些事,注定是绕不开的。“这些年我喜欢写点文字,究其原因,肯定与名利无关,也许只是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一种表达方式。也是想说明,只要你笃定要做什么事,其实,在前行的路上,曾经的‘遇见’,一些人,一些事,都已为你做了最好的指引。”

这是楚水文友们对文学笔耕不辍的坚持与坚守,获奖者们分享了自己的写作经验和感想。副刊作为《兴化日报》的品牌,不能固步自封,要勇敢作出跨越,更要强化担当、坚守责任、锚定目标,努力把副刊办得更好。随后与会人员对楚水副刊的编辑选稿提出建议。

副刊老编辑房干森诚恳地传授了自己的经验:要增加副刊的人员力量;要保持特稿的地方特色;要妥善处理文字字数多的文章,不要误导读者写长稿;版面要图文并茂,适当增加刊头图片;举办活动可以多样化;可以增加体裁,比如大特写、杂文等;可以合理利用网络优势……

“建议兴化楚水副刊将兴化文学公众号使用起来,让每一个爱好文学的人,在任何时间都能看到楚水副刊的作品。”“一直以来我写的文学作品比较少,大都写的都是文史文化方面的作品,希望以后能把历史和文学结合起来,写出历史散文感的文章。”“受到庞主席的鼓励,这几年稍微勤快了点,作为文学爱好者,还是要好好写。”……

从未缺席楚水笔会的庞余亮曾说过,人活在这世界上,你不表达就代表着你不存在,茫茫众生,你发出声音了,才代表你的存在,否则百年过后,没人知道你。作为副刊作者,我们拿起笔实际上就是表达,表达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在这世界上来过一遭,所以我要把我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所有人都期待着庞余亮本次的精彩授课。

他首先代毕飞宇向在场的所有文学爱好者问好。接着庞余亮谈及文学史上最大的一个现象:“这是一个黑洞,在文学写作的道路上,很多人在生活中失踪了。”庞余亮说写作品要有“厚脸皮”的精神,千万不要害羞,写作跟爱一个人一样,我们写文学就是要爱她。庞余亮说,父母给了他第一次生命,他要感谢文学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还说,我们真正的自我是在文学中实现的,在孤独的时候,关上门,不跟外界接触,一个人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自己,其他都不是自己,真正的自我就是那个关上门一个人面对自己的时候,这就是文学在拯救自我。“我在写作的时候能感觉到,文学在安慰自己。在我最困顿的时候,是文学安慰了我;在我最寂寞的时候,是文学安慰了我。所以,很多人失踪了是没有坚持下来,其实很多人都是有才华的,真正的作家都是把自己的才华养大,像一棵小苗一样浇灌长大。”

接着庞余亮谈了戴窑的文化,他说中国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在戴窑都出现了,比如烧窑的过程是土水火,稻米是水和土,戴窑实际上是将中国的五个元素融合在一起。“但是我在看稻米文化的时候,没有看到穇子,穇子也是米,它是野米,但在那个场地没有出现。”庞余亮表示出遗憾,“文学就是穇子,它永远都存在,穇子生命力顽强,文学也是如此;写作不是生活的大流,它永远是支流,它不可能是主流,我们要在支流里发现自己要写作的那部分,实际上,在我们生命当中有很多值得我们挖掘的东西。随后,庞余亮谈起了韩乐吾,他说,“真正的韩乐吾不是正儿八经的贤人,他应该是充满了人间智慧像阿凡提那样的人,这就是韩贞的本来面目,他有着兴化人身上最了不起的哲学精神——苦中作乐。”庞余亮认为每个写作者都应该有自己的定位:“所有的一切文学要找到方向,我向哪个方向发展,我要有定位,每天晚上的时候,我都把白天所有事抛掉,时间属于我,读书写作,这么多年,没有丢掉,事实上,文学也在回馈我,坚持爱他,文学肯定会给你带来奇迹。”最后,庞余亮坚信楚水笔会从第一届到第十九届,同样会产生更多的奇迹。

“文学创作就是苦中作乐”;

“写作,也要抢占自己的阵地”;

“不要放弃文学创作,坚持爱她,文学创作如同一棵幼苗,幼苗终会长成大树”;

“真正的自我,是在关起门来独自写作的时候”;

“写作要有方向。要常问自己:我写作的定位在哪里?”……

庞余亮金句频出,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在场的文学爱好者们听了庞余亮的讲座后感到受益匪浅。在笔会结束之际,很多作者表示能够参加笔会感到无比荣幸,同时又有一丝意犹未尽的留恋与不舍。第十九届楚水笔会是文学传承的接力棒,也是文学梦想翱翔的新起点。往昔有荣光,未来可期待,期待第二十届楚水笔会。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